第286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阿宴一时看得有些发怔,这个男人或许是个尤物,一个俊美无俦,世间少有的英挺男儿,身份尊贵,权倾天下,他集齐了男人所能拥有的所有美好,足以让世间任何女子都一见为之倾倒,成为燕京城里多少闺中女子的梦中人。

  阿宴一时情不自禁地仰首,去够他的唇。

  削薄的唇啊,当抿起来的时候就犹如一把出鞘的刀锋一般,世人都道拥有这样薄唇的男子必然是无情的,可是阿宴却知道,这个男人满满的都是情都是爱,一点不剩,全部付与自己。

  唇齿jiāo融间,阿宴的手微停,容王反咬住阿宴的娇唇,带着一点狠厉和急切,紧接着,他整个人都陡然僵在那里,喉咙间也发出嘶哑的声音。

  阿宴透出身上的巾帕,轻柔地帮容王和自己的手擦拭粗略擦拭过了,又帮他穿好锦裤,放下了锦袍。

  此时容王喘息依然是紧,额头上渗透出细汗,脸面cháo红,胸膛起伏着。

  阿宴将脸贴在他胸膛上,隔着那薄软的料子,感受着下面贲发的热度。

  “到底怎么回事啊,你倒是说给我听。”阿宴软软地这么说。

  容王睁开眸子,垂首看向怀里的人儿,却见她将脑袋埋在自己身上,那脸颊贴着自己的胸膛。

  一时他的心仿佛都被她化开了,低哑地道:“你哥哥在沙场上遇到了曼陀公主。”

  这一句话说出,阿宴顿时惊呆了,她诧异地抬头看向容王,一时心里不知道是喜还是悲。

  她或许并不知道后来容王和曼陀公主的结局,所以也不知道娶了这曼陀公主,最后人生将走向怎么样的一条路,她只知道,曼陀公主当年是在沙场上对容王一见钟情的。

  然而这一世,曼陀公主遇到的是自己哥哥吗?

  她努力地回忆,一下子想起,好像自打这一次哥哥打仗回来后,人一下子变得沉默(zhaishuyuancc)寡言起来了,她当时还以为是经历了些风霜,也跟着成熟起来了,如今却骤然明白,这世间能让一个人骤然从大大咧咧的大将军变成这么一个沉默(zhaishuyuancc)寡言的深沉男子,或许也只有情之一字了。

  阿宴拧眉:“曼陀公主喜欢上的竟然是哥哥吗?”

  容王审度着阿宴的神(shubaoinf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