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4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说完这个,他转身就这么离开了。

  曼陀公主握着拳头,就这么怔怔地望着那个清冷俊美少年的背影。

  她美丽的眸子泛着迷(xinbanzhu)茫和不解,甚至还有一点恍惚。

  **************

  当容王回来的时候,阿宴正在侍女的陪伴下,走在湖边。如今欧阳大夫回来了,大夫也说她这肚子太大,又是个双胎,怕是到时候生产的时候会艰难,要她每天多散散步,活动一下。

  容王远远看过去,只见阿宴一身橘huáng镶边浅huáng对襟纱衣,秀丽的长发也不曾挽起,就那么慵懒随意地披着。她轻轻迈步在湖边,时而用手抚摸着圆滚滚的肚子,低首间,眉眼里尽是柔情。

  容王眸中渐渐泛起笑意,他大步走过去,来到阿宴身边。

  阿宴一回首看到了容王,便忍不住道:“这几日可是身上见好了,就这么急不可耐地往外跑?欧阳大夫可是说了,要你在家静养的。”

  容王感觉到她的心疼,想着自己出门在外,有这么一个女人挂念着自己,怀着自己的骨ròu,于是如今虽则被她说落着,可却仿佛心里某一处被填满了,满满的都是温暖。

  阿宴见容王那张俊美的脸犹如chun风拂面一般,是不同于往日的轻快,便不由笑问:“这是怎么了,出去一趟这么高兴。”

  容王挑眉笑道:“你说呢。”

  阿宴却也没什么可猜的:“我哪里知道,那些打仗的国家大事,我又不乐意听。”

  当下两个人手牵着手走在这杨柳湖边,杨柳依依,湖水轻dàng,临秋的知了有一声没一声地叫着,偶尔夹着一些婉转的鸟啼声。此时已是秋风渐起时,风过时,将那飘渺隐约的花香送入鼻端。

  阿宴笑着道:“我听着这知了叫声,听了一夏,可真真是鼓噪,有时候睡个午觉,都能听到他们在叫。”

  容王淡道:“你既觉得不喜,那就不要让它们叫了。”

  阿宴听着,顿时有些无语:“虽则你是尊贵的容王殿下,可是你以为你不让它们叫,它们就不叫了吗?”

  容王当下笑道:“今年也就罢了,明年一入夏,我便命人将那些蝉蛹的dongxué全都挖了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