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1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这……是他的儿子?

  他的儿子踢他了?

  阿宴被肚子里的那两个活宝踢了这么几下后,好不容易坐在chuáng边恢复过来,再抬头看过去时,却见自己那往日总是喜怒(shubaojie)不形于色,仿佛一切事情都尽在掌控的夫君,如今好一番傻呆样子。

  容王从震惊和新奇中渐渐平息下来,他黑亮的眸子望向阿宴:“我们儿子刚才踢我了。”

  阿宴听了不由道:“什么儿子啊,难保不是闺女呢。”

  容王却觉得是儿子,他认真地道:“你看,他刚才踢我踢得多用力啊,女儿哪有这样的力道。”

  说着这话时,他情不自禁地以一只手摸了摸那只手的手心,刚才那被踢的触感还在呢。

  阿宴摸着肚子,咬唇笑道:“儿子就儿子吧,反正是从我肚子里出来的。看到了没,以后不许欺负我,你若是敢欺负我,我儿子现在在肚子里就会踢你,以后出来了可更了不得了。”

  容王抿唇也笑了:“如果他出来后再敢踢我,我就罚跪。”

  容王挑眉,想了想道:“还要打手心。”

  阿宴听得都瞪大了眼睛。

  容王收敛住笑,又道:“两岁半就要开蒙读书,先从三字经开始,到了三岁就要开始习武,我会亲自教他们扎马步走梅花桩的。”

  阿宴眨眨僵了的眼睛,摸着肚子,却觉得那肚子里仿佛都被吓住了,安分起来。

  容王伸手,牵起阿宴的手:“小孩子,自然要从小严加管家,万万不能学着打爹骂娘的。”

  阿宴拧着眉,摆脱了他的手:“你这也太狠心了吧!”

  ☆、115|111110818

  接下来几日,阿宴就这么在家里伺候着受伤的容王,每次饭菜那都是亲手一点点地喂过去,吃饱了后便擦擦身子,有时候甚至还要在他的要求下帮他揉揉这里捏捏那里。

  每每这么忙碌一番,阿宴时不时便要问:“还要喝些汤吗?”

  容王闭着双眸躺在那里,削薄的唇淡淡地道:“不了。”

  阿宴便吩咐侍女将那汤羹取下去,坐在一旁剥着松栗:“今日这栗子是刚炒出来的,还热乎着,要吃几个吗?”

  容王面上无波,依然淡道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