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0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容王一听这话,顿时拧眉:“皇兄啊,这话可不能乱说。你或许不知,如今我家中这王妃,她可不是一般的醋坛子,若是让她知道,我这悠闲养伤日子,也就到头了。”

  仁德帝难得见弟弟如此,不由笑了:“你怕她,却怎么还捉了一个曼陀公主来?”

  容王听皇兄问起这个,默(zhaishuyuancc)了一番,终于道:“皇兄,有些事,我不便多说,可是这个女人,我却有些对不住她。”

  他闭眸,想起那个在爱恨纠葛中自杀而死的女人。当她在爱恨之中被折磨得欲罢不能的时候,自己就清冷高贵地站在那里,事不关己地冷漠扫过,然后转身就走。

  很多年后,有时候他想起来,才觉得自己对她好像有点亏欠。

  可是那点亏欠,太浅薄,因为无爱,因为漠然,所以在心里也激不起什么涟漪。

  原本是想就此陌路,谁也不认识谁,沙场之上,一箭she过去,就此永不相见。

  可是一霎那间,却是改变了主意。

  仁德帝望着自己的弟弟,听他继续讲下去。

  “如果她想活,那就饶她一命,如果她想死,那就让她死吧。”

  容王怔忪间,终究还是这么说道。

  仁德帝深深皱眉:“好。我明白了。”

  *********

  仁德帝离开后,阿宴默(zhaishuyuancc)默(zhaishuyuancc)地进屋,收拾了下桌子,端来一碗清热解暑的百合绿豆汤喂给容王。

  每当阿宴喂汤的时候,容王总是看着很乖顺的样子,这一次也不例外。

  阿宴一勺一勺地喂着,随口问起:“皇上过来都说了什么啊?”

  容王依然合着眸子,张开嘴喝下一口汤,淡道:“也没什么,就是说我既然受了伤,那就在家好好养身体,一时半刻不必上朝。”

  说着这话,他睁开眼,看向阿宴的肚子:“再过三个月,你也就要生了吧?皇兄说了,让我多在家陪着你,等到孩子生出来后再上朝吧。”

  阿宴微怔,想着这可是要好久呢:“皇兄也是疼你,竟放你这么大一个假。”

  容王点头:“那是自然。”

  一时喝完了汤,左右也无事,容王又要求道:“往日我时常给你弹琴,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