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再说了,阿宴还记得他后来好像还挺喜欢桃花边纹的袍子呢。

  阿宴九岁的小孩子爬上了树,然后一个手抱紧了那树gān,另一只手,努力地伸展着,去够那个最是繁花锦簇的桃花儿枝。

  嗯,够到了……

  阿宴轻轻一掰,要将那桃花枝掰下来……

  可是就在这时候,忽听到一个几不可闻的脚步声。

  阿宴浑身一顿,忙俯首看过去,却见一个穿着月白锦袍的小男孩儿,正仰脸望着自己。

  黑黝黝的双眸,潭水一般清冷;如白玉一般无暇的肌肤;梳着黑亮的垂髫,头顶一个攒珠抹子。

  这不是九皇子,又能是谁……

  只是,怎么他看着自己的样子,面无表情,冷沉沉的眸底隐约泛着一点哀伤,全然不似一个六岁的小孩子……

  阿宴这么想着的时候,脚下忽然一滑,猛地身子就那么一歪,然后就直直地掉了下来。

  “啊——”饶是活了两世,她也下意识地叫出了声!

  作者有话要说:  好啦,终于九皇子出来露面了,所以,求让长长的评论把他砸死吧~~(*^__^*)看我认真的小眼神(shubaoinfo)儿

  九皇子:为什么每次我都无法逃脱当ròu垫的命运?

  阿宴:为什么我每次都会摔下树!

  ☆、九皇子

  记忆中,她应该是摔倒了糙地上,虽则糙地上有积年的树叶,是摔不死的人的,可是她的胳膊腿儿着实很疼。

  所以她后来才会发那么大的火嘛!

  不过这一次,当她死死闭着眼睛,等待着那落地一刻的疼痛中,疼痛仿佛比预想中的要轻。

  她晕头转向地睁开眼睛,却感觉到身下的绵软。

  她诧异地低头,就这么低头间,又对上了那双眸子。

  那双乌黑清冷的眸子,正用打量的目光望着自己。

  四目相对,阿宴竟然不知道作何反应,过了许久,她终于微微张开嘴巴。

  她想说:“对不起,我真得不想得罪你。我多么想讨好你啊!”

  可是却没法说出口。

  嘴唇动了一动,她终于灵光一闪,于是就那么抬手间,将手里竟然一直死死攥着的那枝桃花,送到了他面前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