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9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想着阿宴受了高热,府里没个主事儿的,只能是派了人去宫里求见皇兄的情景,他英挺的眉便微拧了起来。

  阿宴却笑着道:“原本也没什么,不过是生了场病罢了。”

  一时她又想起那日的永福郡主,那笑便收敛了,握着容王的大手,轻轻捏着,小声地道:“说起来,那永福郡主也是可怜呢。”

  想起那一日的情景,阿宴便有些不安。

  她现在受尽容王宠爱,满燕京城里哪个不知,都道她好福气的。怕是众人都想着,她这样的人儿,该是什么心事都没有,只一味地享福就是了。

  可是她想起永福郡主用那疯狂而痛恨的眸光盯着自己,犹如恶láng一般向自己扑来的情景,她就忍不住难受。

  半响后,她终于喃喃地道:“永湛,那永福郡主她死了吗?”

  容王眉毛都没动一下,淡淡地道:“不知道。”

  阿宴想想,不免叹息:“其实,如果她死了,倒是好的。”

  成王败寇的,她父亲那是和皇上作对的人,如今死了,她无依无靠的,落是死了,也省得受罪吧。

  容王眉目间便泛起一丝不悦,搂着她道:“你不必去想别人的事儿了,还是想想夫君刚刚回来,该怎么好好服侍他吧。”

  ☆、114|110818

  这一次大败羌国,算是大昭国有史以来最大的胜仗之一,仁德帝自然是龙心大悦。龙心大悦之际,也是心疼自己的弟弟又因此受伤。于是这一日,便亲自来府中探望。

  仁德帝驾临的时候,阿宴这些内眷都早早地得了消息,避开了。

  仁德帝大步迈入房中,只见容王穿着中衣,悠闲地躺靠在榻上,榻旁摆放着一个红木小几,那红木小几上放着茶水糕点松栗等物,一旁数个侍女伺候着。

  此时这正屋是开着窗户的,夏风习习chui来,带来碧波湖里荷叶的清香,容王舒适地靠在那里,听到脚步声,也没睁开眼睛,依然那么躺着。

  仁德帝顿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了。

  他扬着浓眉:“朕听说你受伤了,抛下公务跑来看你,结果你倒好。”

  他看看这桌前的诸般物事,再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