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8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容王定定地望着此时娇软泛红的阿宴,有那么一刻,抬手用自己带茧子的手抚过她那嫩滑的脸颊,满意地看着自己的动作引起一点战栗。

  他挽起唇,笑了。

  “阿宴,我想要。”

  ************

  这种事儿,做过一次,男人贪恋上了,难免就要做第二次。

  阿宴非常认命地开始服侍眼前这个受伤的男人。

  她居高临下地看着半躺在那里的男人,满意地看着他在自己手下,被自己弄得不上不下之后,用那灼烫的眼睛望着自己,喘息也不复原来的那般沉稳。

  甚至,他昔日清冷高傲的眸中流露出一点祈求。

  阿宴见此情景,忽然觉得这样玩玩也不错。

  这事儿做完了后,两个人身上都出了一些汗,阿宴先自己洗了,又命侍女端来热水,拿着巾帕亲自帮容王擦拭身体。

  当擦到某处敏感之处时,却见那里还犹自半立着呢,上面还带着一点白色湿黏。

  阿宴抬眼看了下一旁的侍女,幸好这侍女都是乖顺地低着头的,且榻前放了屏风,她是根本看不到这边的。

  她忙用巾帕小心地把那物去擦拭,只这么一擦,那东西又起来了,粗硬地里立在那里,跟个擎天柱一般。

  阿宴红着脸睨了容王一眼。

  容王无辜地躺在那里,半眯着眸子,享受着阿宴的服侍。

  阿宴忙用夏被将他下面盖上,开始要擦拭上方。因为他胸口那里有伤,难免要小心地绕开。

  阿宴轻柔地解开衣衫,却见那绷带就这么缠绕在他坚实的胸膛上,上面也不知道怎么沾染着一点血迹。

  一时眼圈又有些红,虽说他看起来好像跟没事儿似的,还有心想着那风花雪月的事儿,可谁的男人谁心疼,伤成这样,她看着就难受。

  容王虽然是半合着眸子的,却仿佛感觉到什么,淡淡地道:“不是什么大事儿,过几天就好了。”

  其实他没说的是,以前也不是没受过这伤,那时候伤得再重,也没人心疼呢。

  服侍的人倒是有,一把一把的。

  阿宴越发怜惜地帮他擦拭了好了身子,又轻柔地重新盖上了。

  “你可不许再想其他,乖乖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