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6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容王因为是躺着的,胳膊伸过去的姿势就有点不太方便,当下暗哑地命道:“再凑近点。”

  阿宴听着那声音中的灼烫,陡然意识到什么,再低头看过去,却见他的眸光中带着异样盯着自己两ru,她顿时明白过来,脸颊通红。

  “你,你如今还受着伤呢,汤羹也不喝,满脑子想什么呢。”

  容王眯着凤眸躺在那里,淡淡地道:“我就是想摸摸。”

  阿宴看看左右,只见房里的侍女都已经褪下了,她两颊染上了霞绯,小声地道:“那你便摸一下吧,摸完我们就喝汤羹。”

  容王这次答应得倒是乖:“嗯。”

  于是阿宴终于凑近了,俯首下去,容王便伸手摸过来。

  他如今的手比起往日粗糙了不知道多少呢,那手上糙茧子就这么滑过犹如上等羊脂玉一般的肌肤,肌肤顿时起了泛起了红晕。他喘息渐重,继续探手往那红纱之中,可是那红纱裹得紧绷绷的,哪里让他进去。

  他低声命道:“脱了吧。”

  阿宴羞涩又为难地看看一旁的汤羹:“殿下,先别摸了,你把这汤羹喝了,不然等下凉了就不好喝了。”

  容王眉目间染上霸道和不容置喙,清淡而低哑地吩咐道:“阿宴,我不想吃汤羹。”

  阿宴无语:“那你想吃什么?”

  容王眉眼平静,淡淡地道:“吃你。”

  阿宴深吸口气,无奈地看看外面,丫鬟们都立在外头呢,这若是夫君刚刚进门,受了伤还躺在chuáng上,她这当王妃的就爬到穿上,不知道别人会怎么想?

  沉吟一番,她走到门前,吩咐外间道:“容王累了,歇息一会儿,你们先下去外面候着吧,若是有事,本王妃自然唤你们进来。”

  众多丫鬟纷纷低头,恭敬地道:“是。”

  她又淡声补充道:“容王正要歇息,若是没有他的命令,万万不能惊扰了他。”

  众丫鬟们自然听令,当下鱼贯而出。

  阿宴又把门窗关好了,这才来到榻前。

  她咬着唇,羞涩地站在chuáng前,却是道:“你先说说,在外面有没有碰到什么美貌女子?”

  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