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4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他每每总是孤零零地站在这里,俯首望着那湖水那桃花还有那垂柳,也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什么。

  上一辈子的阿宴啊,她一心只埋在自己的那些琐事中,高贵遥远的容王殿下对她来说,不过是一个高不可攀的神(shubaoinfo)祗,她是从未想过,这样的一个人心里在想什么。

  如今那神(shubaoinfo)祗坠入了凡尘一般,成了每夜里搂着她睡的夫君,浓情蜜意,柔情缱绻,就那么放纵地爱着她。

  阿宴想起这些,胸间泛起一种难以言语的柔情和酸楚。

  有时候觉得如今这样好幸福,什么都不用想,就这么陪在他身边把那流水一般的日子过下去。

  可是有时候,却又莫名地升起一丝遗憾,只恨不得回到前世,抬起手来,去触碰他那寂寥荒芜的眸子。

  这诸般情愫之后,到底是想起这寻常日子,再摸摸肚子里鼓动踢腾着的娃,把那莫名愁绪抛开,心里又开始盘算,这到底是男是女的,永湛他是不是知道了双生子的事儿啊。

  就这么着过了四五日,这一天晌午过后,她正躺在凉榻上歇息,却忽闻到外面传来消息。

  “王妃,说是如今容王已经进了燕京城了——”惜晴犹豫着,这么说。

  阿宴大喜,忙要坐起:“可是真的?”

  惜晴忙过去扶起阿宴,吞吞吐吐地看着她脸色,却是又道:“不过,不过来人还说……”

  阿宴听着这话,顿时那一颗心就直直地往下坠,一时便觉得手脚冰凉。

  那曼陀公主,还是和以前一样吗?

  惜晴见她脸色顿时煞白,忙道:“王妃,王妃你别担心,来人说,殿下虽则是受了伤,可是并无大碍的,只需要静养一些时候就好了!”

  阿宴扶着额头,头晕目眩地问道:“喔,受伤了啊?”

  惜晴担忧地点头:“是的,不过不要紧的。”

  阿宴动了动眉:“还听说其他消息了吗?”

  惜晴一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:“其他消息?那倒是没有?”

  阿宴起身,抚摸着肚皮,面无表情地站了好久,半响后说了句:“原来只是受伤了啊!”

  惜晴顿时无言以对,瞪大眼睛,难以理解地望着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