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8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阿宴怔怔地望着那可怜的人,众人隔着呢,她看不清楚,只见隐隐绰绰的人影,还有她那惨绝人寰的痛呼,狠厉尖锐:“永湛,我好恨你啊!好恨你!”

  素雪此时见阿宴呆呆地站在那里,也是吓坏了,忙扶着她道:“王妃,你可好?”

  阿宴醒过神(shubaoinfo)来,摇了摇头:“我没事儿的,回去吧。”

  此时也有侍卫和太监,一大片跪在那里,说是惊扰了贵人。

  阿宴摇头,茫然地笑了下,就这么上了马车回家去了。

  靠在马车的软枕上,阿宴想着这事儿。

  其实她并不恨这个永福郡主,她甚至是怜悯这个人的。

  一朝为郡主,千娇百宠地长大,结果遭遇巨变,就这么沦落为奴,如果是她阿宴,她心中必然也是充满了恨吧。

  只是叹只叹,这世间之人,总是有人走高,有人走低,你走了好运,自然是青云直上,众人chui捧,无限的风光和荣耀。

  你若是走了霉运,落了下乘,那便是众人践踏,那便是跪在那里给人磕着头,别人都不屑多看你一眼。

  她抚着额头,脑中恍惚中出现上一世的自己,这一世的阿凝和永福郡主,画面一幕一幕地在脑中浮现。

  良久后,她笑了下。

  其实自己能走到如今,一切都是因为有个容王殿下。

  这个少年,他就如同她生命中的神(shubaoinfo)祗一般,亲手扶着她,将她送到了世间最温暖舒适的高位。

  *

  这一晚回去,阿宴躺在chuáng上,神(shubaoinfo)思恍惚,到了半夜时分,忽觉得浑身滚烫难耐。

  她睁开眼来,却是舌gān口燥,当下她情知不妙,如今是怀着身子的,不敢轻视,忙叫了惜晴过来。

  惜晴一摸阿宴的额头,顿时被烫到了:“这可不好了,如今怀着身子,却发起了高热!”

  事情非同小可,惜晴也不敢擅自做主,一面命人请了苏老夫人,一面已经赶紧用温巾帕帮她擦拭着身子。

  苏老夫人过来后,一摸阿宴的额头,顿时吓得连都惨白了。

  “这如今肚子都快六个月了,可如何是好?”苏老夫人虽然不懂医,可是却也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