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7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阿宴品着那做工jing致的点心,垂眸扫过地上依旧(fqxs)跪着的凝昭容。

  她还大着肚子呢,虽然不如自己的大,可是跪在那里,也实在是艰难。她眸子里都是惊恐,低着头在那里,可怜兮兮地哀求着,可是皇后根本连看都不曾看她一眼。

  在心中无声的一个叹息,阿宴笑了下,淡淡地道:“这点心味道实在是好吃,往日倒是没吃过这个味儿的呢。”

  ☆、108|10299814

  阿宴离开皇后寝殿后,坐着辇车,就这么微合着眸子,想着刚才的事儿。

  良久后,她终于轻叹一声,对那凝昭容,她心中是既有同情,也有无奈。

  这人也算是咎由自取了,抛开前世不说,这一世,若不是她非要用什么方子来害自己,何至于沦落到今天的地步?好不容易得了那皇上的子嗣,她还不是被人供在那里?

  一切全都是她自己作出来的,生生是把自己弄成了皇后娘娘手中的一个棋子,任人捏圆搓扁。

  这也就罢了,怕只怕将来生下来后,还不知道会如何呢。

  此时辇车来到了宫门前,却见那里有几个洒扫的宫女。她下了辇车,原本这个时节,应该有宫外的马车来到这里候着的,可是此时看去,却是没有。

  素雪见此,忙让镜湖去外面询问,阿宴倒是也不急,左右那辇车和马车都坐着闷热得紧,这个宫门前偌大一处,倒是通风凉快,此时凉风习习的,站一会儿倒也舒服。

  可是谁知道,那几个洒扫宫女中便有一个,提着水桶往这边走过来,待走到不远处时,便跪在那里,怯生生地道;“敢问贵人,可是容王妃?”

  阿宴微怔,却觉得那声音似曾相识,再看过去时,也觉得这宫女面容是见过的。

  她不由挑眉,轻轻地道:“你是何人?”

  那宫女跪在那里,哭泣道:“王妃娘娘,你自然是不记得我了,可是我却记得你的,我们小时候可是见过的啊!你可记得幼时你我在宁王府中相遇?”

  阿宴仔细辨认,骤然明白过来:“你,你是永福郡主吧?”

  对方连连点头:“是了,我曾为永福郡主,可是如今已经贬为奴婢,在这宫中做粗实活计。”

  阿宴低头间,已经想起来了,这永福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