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5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顾松忙沉声道:“是!”

  不过他还是忍不住补充道:“末将真得没有被那女子迷(xinbanzhu)乱心智。”

  容王挽唇一笑,笑里有几分别样的意味。

  顾松看得心惊胆战,越发不明白这容王在想什么。

  谁知道容王却转首,淡淡地吩咐道:“若再见到那女子,将她擒下!”

  擒下……擒下……

  顾松琢磨了老半响,最后终于铿锵地道:“末将遵命!”

  *************

  诸事安置妥当,只等明日,大军即将出发。

  这个时候,容王收到了家书,打开家书的时候,他看到里面这么写的:“夫君,阿宴想你了,特别是昨日,阿宴得了一匹红丝锦,便拿来做了小衣。”

  容王眼神(shubaoinfo)微沉,他接下来继续看。

  在这个家书的后面,阿宴详细地描述了自己穿上这红丝小衣的情景,最后还说;“不过可惜的是,怕是也穿不了几日便要做新的了,只因近日越发饱满,那亵衣便越来越紧,绷着有些难受,总是要换大些的了。”

  看到这些,容王眼前便浮现出一番情景,婀娜妖娆的阿宴,赤着玉白柔软的身子,胸前裹着一抹若隐若现的红丝,两团柔软饱满得挺翘得犹如两个大桃子。她就这么立在桃花树下,她回眸冲着自己一笑。

  容王顿时耳根都红了,浑身一下子血脉贲张,下面某处紧绷得厉害,以至于里面的亵裤都要被撑破了一般。

  他陡然站起,来到窗前,望着窗外风沙,深吸了口气,平息那难以纾解的燥热。

  其实他在没来到边塞前,就已经禁房事两个月了,如今绷到现在,几乎是一触即发。偏偏阿宴也不知道怎么了,竟在信里详叙了这些,让他几乎请不能自禁。

  一时忽想起临行前的那一晚,她跪在他两腿间,就那么帮着自己的弄出来的情景。

  一想起那yin靡的景象,他心里的那火就腾地起来了。

  恨只恨她根本不在身边,若是她在身边,自己定是不绕过她的。

  便是她怀着身子,也不绕过。

  容王就这么面目清冷地站在窗前,脑中开始浮想联翩,想着他该如何弄她,弄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