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1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没过几天,容王自然知道自己的兔子手套好像已经传遍(fanwai)军中,他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,正戴着那个手套淡定地翻着羌国地势图。

  他是头也不抬脸色也不变一下,淡淡地挑眉:“这几日羌国也没什么动静,到底是太闲了吧。传令下去,从今日起,三更起来练兵,一直练到日头起时,不准停歇。”

  这个命令一传出去,顿时军中叫苦连天,哀嚎不已。本来每日的训练就极为辛苦,如今却是雪上加霜,偏偏这容王一副冰冷的面容,那是谁也不敢去质疑的!

  而此时,好死不死地那位督军大人又来求见,此时的督军大人愁眉苦脸,一进来就噗通跪在那里:“容王殿下,求您收回成命吧!那美人儿,我实在是消受不起啊!”

  原来这督军大人的夫人嫉妒成性,偏偏这夫人早年对督军大人有恩,是以督军还真是个怕夫人的,他惧内。他那夫人自从见了那美人儿,是大闹不已,分明是不想过日子了。可是那美人儿也是委屈得很,我原本想跟着容王那俊美少年,如今却要跟着一个胡子都半白的老头子,都能当她爹了。她也开始和督军夫人闹腾,左右她虽然是个妾,可却是容王送来的,别人也不敢把她怎么样。她豁出去闹腾一番,也好让人看看她不是那好欺负的!

  这么一来,督军大人从中间可是当了夹心饼,两边不落好,一回到家就ji飞狗跳,日子都不是人过的。

  此时他苦着脸跪在容王面前:“殿下,我那婆子她是个乡野村妇,妒性极qiáng,人也泼辣,奈何她昔日对属下有恩,属下也不好说她什么,这些年一直忍让,倒是把她惯出这等性子来!殿下,那美人儿自从来了后,我这耳根没一天清净,不是吵闹不休就是摔盘子砸碗的,再这么下去,我这命怕是都要保不住了。”

  容王听到这话,冷冷地一挑眉,嘲讽地道:“督军大人,你可听说过一句俗话?”

  督军大人一愣:“敢问殿下,是什么俗话?”

  容王低首盯着那敌国地势图,头也不抬,淡淡地道: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”

  **************

  这位督军大人,用了很久很久的时间回味那句话,夜不能寐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