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8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就依前些日子他和他那王妃闹腾得那些事儿来看,等永湛回来,有得他受的!

  *******

  就在仁德帝这般为这个冥顽不灵的弟弟叹息的时候,容王妃阿宴起身,坐在软榻上,开始想着该怎么给容王回信呢。

  说什么想你不想你的,这话她还真心写不出来。

  晚上chui了蜡烛被窝里说说也就罢了,哪里能就这么写出来呢。她才不要呢,太丢人了!

  当下她想了半响,最后命人磨墨,开始写回信,可是写来写去,却总也写得不是那个味儿。

  其实这几天,可真是像他呢,晚上睡不着就想,想他用宽厚的胸膛搂着他睡,想他灼烫的喘息,以及在紧绷释放时哑声喊着“阿宴”的情景。

  她长出了一口气,最后终于决定,还是给他绣个东西吧。

  听他的意思,好像北方风大,这个时节还冷着呢,营帐里也不像家里一般有银炭有暖炉的,于是她就想着,要不做个手套吧,那种露出指头的,戴在手上,暖烘烘的,便是平日写字看书时也能用上。

  说做就做,她就忙命人拿来针线,开始穿针引线。

  其实手套这个,倒是有现成的料子,只需要她裁剪一番就可以了。惜晴又最是心灵手巧的,见她要做这个,哪里舍得她累到呢,不几下子就帮她画了样子,只让她动手剪了下。

  剪好了后,便开始fèng制了,穿针引线,阵脚细密,一阵又一阵细细地fèng,只为了远在边关的那个人。

  待fèng制好后,阿宴细细看了一番,想着这手套上是不是应该也绣个什么,要不然这也和别人做的没什么区别嘛。

  她思量了半响,最后终于打定了注意:还是来个兔子吧……

  于是,过了几日,惜晴就拧着眉头道:“王妃啊,你这手套上怎么蹦着两个白兔子啊?”

  阿宴眨眨眼睛:“你觉得不好看吗?”

  惜晴默(zhaishuyuancc)了一会儿,点头道:“手套挺好,白兔子也很可爱,就是——”

  就是这两只兔子绣到了手背上,这让容王怎么戴这手套呢?

  她可是隐约记得容王离开时,那身黑色战袍,那挺拔英姿,那威武之气,可真真是气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