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8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也不知道他回来的时候,这肚子是不是大起来了。

  ********

  自从容王离开后,时不时有人登门送帖子,都是京中的贵妇,这是要拉拢讨好她的。以前容王在,她们摄于容王的冷清,并不敢靠近,如今容王离开了,她们就开始活动起来了。

  不过阿宴并不喜欢这些,她的性子本来也不爱,如今容王离开,她是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,便婉言拒绝,只推说要在家里好生养胎。

  肚子里有个娃儿,这也是个很好的籍口,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。

  渐渐地,京中的命妇贵女也都知道,这容王妃并不是个好说话的,要想走后院外jiāo打入容王府,并没那么容易。

  不过呢,这当然也有例外。

  自从容王离开后,顾松也离开了,阿宴便把母亲接到府上来陪着自己,母女两个人时常说说话,在园子里逛逛。

  这一日两日也就罢了,时候一长,苏老夫人便有些绷不住了。阿宴见此,便让她请了一两个素日还算要好的过来,陪着苏老夫人闲话家常。

  因为开了这个口子,渐渐地府上也有人走动了,只是大部分有心之人依然被拦在门外。

  这一日,阿宴正陪着苏老夫人在后花园里赏花,这后花园里栽培了许多名贵的花糙,都是外间不常见的,听说随便一个拿出去就是上百银子呢。不过如今既然来到这容王府,那便是再名贵的花糙,也只是放在那里让人随意看上几眼罢了。

  外人看了或许是有些糟蹋,不过这皇室贵胄的日常生活,原本如此,那就是拿着那寻常人百般珍惜之物,视若凡物。

  阿宴开始的时候或许觉得有些叹息,不过时候一长,也习惯了。

  苏老夫人并不知道那些奇异的花糙价值非凡,有一次她有个要好的夫人过来,盯着一株四色海棠看了半响,苏老夫人见她喜欢,便gān脆送给她了。

  那夫人听了,几乎不信自己的耳朵,看苏老夫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这才欢天喜地地捧着走了。

  阿宴后来随意问了问,知道那个海棠外面要卖个几百两呢。

  不过阿宴到底是没告诉母亲,免得她听了心疼。

  再说容王府也不缺这个,谁也没当回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