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4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阿宴轻轻揉捏着他的茱萸,下巴就这么靠在他略带起伏的胸膛上,软软地道:“我都知道的,你放心好了。”

  可是容王还是有些不放心,他眯着眸子,沙哑地道:“若是万一有什么大事儿,你实在应付不过来,你就去求见皇兄吧。”

  啊?

  阿宴眨眨眼睛,想着能有什么大事要去找皇上呢。家里的事儿,她也能应付,况且容王各方面都是做了安排的。

  再说了,身为一个弟媳,她去找皇上,也不合适吧。

  容王淡淡地道:“我只是说如果。”

  毕竟,她怀着身子,真要出什么大事儿,她又应付不过来,那能帮他的也就好只有皇兄了。

  阿宴点头,小声地“嗯”着,不过心里却是不以为意的。

  毕竟自己好好地呆在容王府里,能有什么大事儿呢,特别是惊动当今皇上的大事儿!

  容王知道阿宴并没太往心里去,他见此,也就笑了下。她怎么想没关系,反正自己是会做好万全安排的。

  当下夫妻二人就这么搂着说话,说起大约什么时候回来,说起容王在外一定要小心等。

  最后阿宴忽而想起那曼陀公主,终于忍不住道:“在外面,若是看到什么好的姑娘,可不要乱看啊!”

  容王闻言,低笑一声,望着阿宴低声道:“哪来那么多好姑娘让我看呢。”

  阿宴低哼:“谁知道呢,说不得就有什么又好看又能gān的姑娘,就那么一眼看中你,非你不嫁呢。”

  容王知道阿宴说得是曼陀公主,不过他只是笑,而没有戳破。

  阿宴这个人,其实藏不住什么心思的。从他最开始见她,便隐约有些感觉,后来的几次相见,种种与前世的不同更是印证了这个想法。

  其实这样也好,这样的话,至少说明他不是简单地重来一次。

  说明他可以去弥补他临终前的遗憾,去暖热那个他抱了一天一夜的冰冷躯体,去一点点驱散她临终前那浓浓的遗恨。

  有时候,他也分不清楚,对阿宴的那种刻骨铭心,到底是因为自己惦念了一辈子,还是因为最后的最后她实在是走得太让人痛心。

  当然有时候他也想,或许是他和她,其实上辈子都不如意吧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