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3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阿宴一边绣着那红色的什么,一边抿唇笑着,笑得很温柔的样子。就这么低头绣了半响,她忽然招呼容王:“永湛,你过来看看,这个绣得如何?”

  容王绷着脸,闷不吭声地过去,低头仔细地看了一番:“这是什么?”

  阿宴洋洋得意地道:“这是一个肚兜,给我们孩儿做的。我想着她出生的时节,应该恰好是今年立秋时分吧,我就在这肚兜上绣了ju花和月亮,你看,怎么样?”

  容王抿着唇,不说话了。

  阿宴听他没动静了,诧异地抬头看过去,一眼便看到一张石头一样的脸。

  她纳闷地望着他:“这是怎么了,好像谁欺负了你似的。”

  容王面无表情地摇头:“没。”

  说着,又回到窗前看书去了。

  阿宴这时候也绣不下去了,她打量着窗户灯下的容王,终于发现他的样子看上去很落寞。

  她忙下了chuáng,过去,从后面抱住他坚硬的脊背,用自己绵软的身子贴上去:“怎么了,后天你就要走了,是不是生气我不陪你说话,反而去绣肚兜啊?”

  容王低哼一声,不说话,也不回头。

  阿宴歪头,从侧面打量着容王那冷硬的脸,轻轻叹了口气,忍不住伸手捏了捏他那坚硬的下巴:“乖,别生气了,我这不是搂着你陪着你吗?”

  容王下巴动了动,依然不吭声。

  阿宴见此,便偎依着撒娇,开始对着他的耳朵chui气儿。

  暖香软玉的,阵阵馨香在鼻端萦绕,细微的灼烫气息滑过敏感的耳朵,容王的气息有些紧,不过他还是一言不发。

  阿宴见此,娇哼一声,gān脆再接再厉,伸手轻轻地扯他的脸颊,用两只手扒开他那个无情无绪的嘴角,口里逗着道;“来,笑一个啊,给王妃我笑一个!”

  容王终于有些按捺不住了,下巴微紧,抬手捉住她软滑纤细的手,沙哑低嘎地道:“阿宴,别惹我了。”

  她如今发现怀孕已经两个月了,这两个月,他是软玉在怀,每每在夜晚里血脉贲张,不过也只能qiáng自忍下。忍了这么两个月,他整个身子已经犹如绷紧的弦一般。

  她这么绵软的小手那么轻轻地一逗弄,那弦几乎都要断了。

  偏偏再怎么难耐,也是白搭。

  大夫说三个月后就可以行房事了,可是他到底有些担心,阿宴看起来也是不允许的样子。

  阿宴看这肚子里的孩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