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2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一时看着自己这虎(fuguodupro)虎(fuguodupro)生风的哥哥,想着他如今的锦绣前程,总是怕他万一出个意外。若真有个闪失,还不知道母亲怎么伤心呢!

  想着这个的时候,她从袖子里拿出一个荷包来:“哥哥,这是前些日子去庙里求的平安符,还有我做的一个荷包,你收着吧,挂在身上。如今阿宴已经不求你立什么不世战功,只求你能无过,就这么平平安安地回来。”

  顾松当下点头:“妹子放心,我还等着以后抱我外甥呢!”

  阿宴听着这个,面上微红,笑了下:“如今战事紧,哥哥的婚事怕是又要耽误了,你这一走,母亲难免心烦的。”

  顾松自然是明白这个:“如今母亲见了我总是要絮叨一番,我这一走,她难免跑来找你絮叨,你忍着便是。”

  阿宴望着哥哥那副好像多憋屈的样子,顿时又笑,可是想着哥哥离开,又有些笑不出。

  顾松见妹妹这般模样,知道她担忧,当下抬手,便想拍拍妹妹肩膀,可是后来反应过来,此时的妹妹长大成人,都已经是容王妃了,原不该如此,当下后退了一步:

  “阿宴,你送我的这护身符和荷包,我自然是好生佩戴着。我这次出去打仗,你就放一万个心吧!”

  阿宴点头笑了下,一时兄妹二人又聊了一会儿,顾松看时候不早,想着晌午之前还得赶回军营,也就匆忙告辞而去了。

  谁知道这顾松到了军营里,恰好遇到容王有事儿找他,他也就顾不得那么多,赶紧跑过去大帐了。

  进了大帐,容王却是说起此次出征的路线图以及军备等事儿,这两个人商量了许久,眼看着晌午饭时候了,容王便留他一起吃饭。

  吃着饭的时候,顾松想起妹妹,不免看着容王道:“殿下,我今日去看我妹子,她看上去忧心忡忡的啊!”

  容王淡定挑眉:“哦?”

  顾松愁眉苦脸:“她担心我啊,一再叮嘱我小心。还说只要平安回来就好什么的,也真是妇人之见!”

  话虽这么说,但看起来他很是受用的样子就是了。

  容王淡定地喝下一口粥,并不言语。

  顾松豪慡地啃着一块牛ròugān,道:“阿宴还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