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1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她低头看了看,chui了chui,安慰道:“别难受了,我看也没出血,就是有点红……”

  她又瞅了瞅,心虚地道:“好像会有点肿吧……”

  容王无奈地望着他的王妃:“明天我还要去点将的。”

  阿宴眨眨眼睛:“那你就去呗!”

  容王越发无奈:“到时候如果好不了的话……”

  所有的人都会知道,他堂堂容王殿下,这次的征北大元帅,在自己家里被王妃咬了。

  当然你也可以说这是蚊子咬的虫子咬的,可是这个时节,谁信!

  况且你就是想解释,也得有人听啊,谁会没事去问他?他也不能拉住别人此地无银三百两地开始解释吧?

  阿宴越发心虚,羞愧地低下头:“那怎么办呢……谁让你刚才说话那么下流……”

  于是第二天,容王殿下穿着肃冷的黑色战袍前去阅军了。

  弥漫着沙尘的校场,在风中簌簌作响的战旗,整齐而肃穆的大军,一个个铁血铿锵的将领。

  行走间金刀大马,应声间掷地有声。

  容王殿下高高站在点将台上,身姿挺拔,气势磅礴,如一颗青松一般,傲视天下,目光所到之处,无人争峰。

  但只是,有那眼尖的将士,隐约间却见容王殿下脖颈间,仿佛隐约有点红痕。

  粗心的将士自然是不会注意到的,没娶亲的将士也不会多想,可是唯有那细心又娶了亲的,看着那红痕,难免有所猜测。

  偏偏此时是多么庄严肃穆的时刻啊,心里猜到什么的那些人,一个个都拼命绷住脸孔,不敢露出半点异样。

  这一日,点兵之后,又忙完了行军之前各项部署,诸位将领三五成群地离开,就要回家去。

  顾松正走在那里呢,身边一个同僚叫王明月的过来,上前一拍顾松的肩膀,神(shubaoinfo)秘兮兮地说:“顾松,容王殿下也真不容易啊!”

  这话一出,其他人都冲他挤眉弄眼。

  这可说得顾松有点懵,便点头道:“容王殿下这才送南夷回来没多久,又要出兵打仗,确实很辛苦。”

  谁知道他刚说完,其他人都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顾松莫名地道:“笑什么?”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