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而秦婉玉的另一旁,素白脸的,是左丞相家的女儿,叫孙巧梦的。这个孙巧梦啊,最是爱搬弄是非,也是狗眼看人低。上一辈子阿宴见到她,可没被她少奚落。她是榜下捉婿,嫁给了个状元郎,后来竟然是好生风光的。那状元郎和沈从嘉是同僚,是以阿宴知道根底。

  最里面,高傲刁蛮地坐在那里的,却是左贤王家的,封号为永福郡主的。也幸得左贤王和宁王有些jiāo情,这才能请得永福郡主过来。如今这永福郡主坐在那里,只除了偶尔和四姑娘以及秦婉玉说几句话,其他人她都是不屑理会的,真个是目无下尘。

  目光扫过这一个个,阿宴心中难免有沧桑之感。

  一个九岁的小姑娘家的,你站在这里,看着同样如花似玉的粉嫩小姑娘,却知道她们最终将走向好的或者不好的宿命。

  阿宴心口那么一抽,她暗暗地发誓,自己再也不要重复之前的那种宿命的。

  那些注定与她为敌的,会在将来给自己下绊子的,她就要设法破坏她们的机运。

  那些要成为她朋友亲人的,她便要去帮助她们。

  此时的秦婉玉并不知道小小的阿宴脑中浮现的种种,她只是矜持地打量着这个小姑娘,却见她穿得未见得多么华贵,却也算得体。一时想着之前所听的传言,便笑了下,看来传言未必可信的。

  秦婉玉抬起手,矜贵地笑了下,招呼着阿宴坐下,又侧首问一旁的四姑娘道:

  “你这个姐姐生得极好啊,寻常怎么不见带出来呢?”

  四姑娘眸子微闪。其实她要拉阿宴过来,原本是想着她是个没见过世面的,到了这场合还不知道怎么的胆怯呢。谁知道这阿宴不但没有退缩,反而落落大方,就好像无数次出席过这种场合一般。酸涩地笑了下,她忙扯了一个借口:

  “三姐姐身子一向弱,也不太爱出来走动。”

  裴采桑听了这话,却是不解,上前握了握阿宴的手,却是用了几分力道的:

  “这哪里弱了,我看身子骨挺好的。以后没事儿出来和我们多玩玩,就不会身子骨弱了。”

  阿宴知道自己以前是根本不会被带出门的,难为四姑娘想出自己身子弱的借口里。只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