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8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皇后听了,无声地点头,一句话都说不出。

  她就是嫁了这么一个冷心冷肺的帝王,心里早已明白。

  若说以前她曾疑惑过仁德帝是否对自己那妹子有半分的喜爱,那么现在这点疑惑算是飞到了九霄云外了。

  既为帝王,他生性无情,奈何她那妹子就是看不懂,竟然痴心妄想用一个孩子去威胁一个君王。

  仁德帝抬头望了皇后一眼,手指尖轻轻敲着御案,却是淡淡地吩咐一旁的太监;“去,命人熬一碗去子汤来,若是凝妃六日后依然不肯进食,那就喂了她。朕不希望自己的骨ròu被她这样折腾下去,gān脆直接去个gān净。”

  这话一出,皇后脸都白了,大太监也腿抖起来,忙跪在那里。

  仁德帝满意地看着这效果,摆摆手道:“照办去吧。”

  大太监颤巍巍地出来了,皇后咬着唇拜别了。

  据说从那天开始,那个怀了皇上子嗣的凝妃娘娘,再也没闹腾过。

  不但如此,她还开始狂吃猛喝努力地补身子,看样子是要好好地养胎了。

  不过那都是后话了,此时穿着五爪云龙袍的容王,踏入了御书房,恰见大太监顾德勇和孝贤皇后脸色苍白地走出去,他还小小地诧异了下。

  当下进了御书房,却见自己皇兄心情大好,在那里拿着御笔,点啊画啊。

  仁德帝见容王进来,笑道:“永湛,坐。”

  容王见过礼,这才坐下。

  仁德帝笑望着容王,满脸和蔼亲切:“王妃近日可好?”

  容王想起阿宴,眸中泛起一点温暖:“一切都好,如今已经三个月了。”

  仁德帝点头:“那要小心一些,若有什么需要,便去找你皇嫂,她如今照顾着凝妃,毕竟会比你懂的。”

  容王淡淡地道:“我明白。”

  仁德帝想起什么似的,又笑了下,望着容王一会儿,忽然有些感叹:“想当初你生下来才那么大一点点,跟个小猫一样。如今转眼这么一晃,也是当爹的人了。”说着这个,他还用手比划了下,比出小猫那么大的样子。

  容王是难产,也是早产,当时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一回事呢,不曾想如今长得这么好。

  仁德帝望着容王,眼里是慢慢的欣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