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6页(2/2)

加入书签

n,碧波湖的湖水解冻了,湖水四周围的糙坪上开始冒出嫩绿色的糙芽儿,一旁桃树也眼看着长出了花骨朵。这容王府本来就大,每一个住在这里的人都曾经命人jing心修整过的。

  当然了,这园子里住过的人,一个个都是身份不凡的。远的不说,只说近的,那便住过废太子,住过当了皇上的宁王。也因为这个吧,这园子慢慢地往外扩张,越修越大,越来越jing致。

  这园子里不说其他,便是走在那十里长廊上,透过jing心雕刻的壁dong望着那碧波湖水情的轻dàng,你便不得不赞叹这园子里的jing妙和煞费苦心。

  如今阿宴是这园子的女主人,眼看着chun暖花开,柳树在碧波湖边chui拂,融化过后的碧波湖水dàng=漾出醉人的水波,她每每喜欢来到园子里散步。

  容王虽然实在是太忙,白日里基本不见人影,也没时间陪她,她就带着惜晴和素月在园子里走动。

  阿宴的母亲苏老夫人有时候也过来陪着女儿说说话,恰好那天在湖边的糙坪上,侍女们搭了一个暖帐,于是苏老夫人就和阿宴坐在暖帐里,喝着香茗,看这湖景。

  一时苏老夫人难免有些感慨:

  “往日也是来过这里的,那时候只觉得这里院子实在是修得说不出的好看,透着王府的那种贵气,看得眼花缭乱的,那脚都不知道,话也不敢多说一句,就怕被人笑话。如今怎么也想不到,你竟然是嫁给了容王,当了这容王府。这碧波湖,也成了自家的风景呢!”

  阿宴听着一笑,她也回想起往事,不过想的却是上一世,她走在这碧波湖边的情景。

  物是人非,今生再也不是昔日落魄的情景,她轻柔地抚摸肚皮,想着原应该珍惜,珍惜那个将她视若珍宝的少年,珍惜那个给与了她原本不敢奢求的幸福的少年。

  *************

  这边阿宴日子过得悠闲,那边容王却实在是忙得有家回不得。

  果然如他所料,北方的羌族如今是终于按捺不住了,老国王病逝,几个儿子开始征战夺取国王之位,一番纠缠之后,大王子库尔德打败了其他几个弟弟,登上了国王之位。

  紧接着,这库尔德为了彰显自己的英明,也为了笼络人心,开始纠结二十万兵力,进犯大昭边境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