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6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这事儿没人敢细说,可是都知道,怕是和那个高深莫测的容王有关系。是以那些丫鬟们,还真没几个敢去看容王一眼的。

  如今呢,这位少年容王成了亲,才几个月的时间,就被那王妃这么欺压到头上来了。

  看他耳朵都被红了,真是可怜!

  容王何等人也,当然察觉到了丫鬟们的异样,当下平淡无波的眸子扫过那群丫鬟,她们一个个都低下了头,心中的笑是dàng然无存。

  看来容王还是那个容王,人家在王妃面前可怜,可不代表真得老虎(fuguodupro)就变成了猫。

  阿宴呢,却是丝毫不曾察觉容王刚才那一眼扫过去吓坏了几个人,她此时笑盈盈地捏着他的耳朵,低哼道:“说,你为什么这么坏,竟然把我爱吃的蟹huáng豆腐都吃光了!”

  她凑过去:“你要不说,我就咬你的耳朵!”

  容王轻轻挑眉,尽管耳朵被揪着,他依然淡定得仿佛在楼阁上品茗观景:“那你咬啊。”

  阿宴顿时无语了,歪头打量着他,心道这还和我杠上了?

  她凑近了,细密的喘息就在他耳边,嚣张地威胁道:“我可真咬了。”

  容王耳朵越发泛红,他喉咙动了下。没吭声。

  阿宴见此,一不做二不休,真得用那小贝齿就这么轻轻蹭上了他的耳朵。

  她才喝过荷叶膳羹,口齿间犹自带着荷叶的清香,就这么用小牙齿这么研磨着他的耳朵。

  容王难耐地动了动身子,灼热的目光凝视着坐在他大腿上放肆的女人,嘶哑地道:“你咬了我,我也要咬你。”

  就算你怀着孕,也不能放过。

  说着这个的时候,他手臂陡然一动,动作依然轻柔,可是却有几分霸道地迫使她俯首下来。

  阿宴发出低低的惊呼,“啊”地叫了一声,然后耳朵就被那么吃住了。

  软软热热的,阿宴一个战栗,忙要躲开,可是容王哪里会放呢。

  他火热的眸子盯着气喘吁吁的阿宴,盯着那红艳艳的唇儿,声音犹如风chui过沙一般。

  “我忽然也想尝尝荷叶膳羹的味道。”

  说着,他用大手按住阿宴的后脑,让她无法动弹,然后就俯首下去。

  ☆、96|容王的决定

  过了年,开了chu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