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4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容王将阿宴放平在榻上,又拿了一个锦被来帮她盖好被子,帐幔已经落下来了,屋子里也没有灯,只有璧角的灯低暗地亮着。

  他gān脆也上了榻,半躺在那里,以手臂撑着脑袋,就那么凝视着他的王妃。

  她睡得非常安详,浓密犹如小扇子一般的眼睫毛在她如玉的脸颊上投下一点魅惑的yin影,挺翘柔腻的小鼻子因为睡着,而极轻微地一动一动的,娇美的唇勾着一点浅浅淡淡的笑。

  容王看到这个,忍不住凑近了细看,却见她两唇边竟然是隐约有个小酒窝的,只是因为浅淡,所以往日并不显眼,如今她就这么勾着唇,甜蜜地笑着,那酒窝就这么跟个小雏ju一般,绽放得静谧而温馨。

  容王低首望了那酒窝半响,终于忍不住,伸出手指,轻柔地触碰了下。

  阿宴此时好梦正酣,睡得正是甜蜜,并没有那点触碰而惊动,容王见此,gān脆俯首下去,用坚毅的唇,轻轻地亲那酒窝。

  可是唇就要碰到酒窝的时候,他抬眸,凝视着她舒服的睡颜,想了想,还是抬起头,放过她了。

  一时只觉得胸臆间有什么在那里泛着,有点酸酸的,又有点甜,甚至还掺杂着一点发紧的疼。他长出了口气,从旁躺在那里,手似有若无小心轻柔地揽住她的腰肢,就这么陪她一起躺着。

  外面大丫鬟们都在那里候着呢,就预备着什么时候王妃醒了,也好赶紧进去伺候,谁知道这一等又一等的,不但王妃没动静,就连容王好似就这么睡过去了。

  小丫鬟们难免有些忐忑,那膳食和汤羹都在灶房里温着呢,也不知道王妃还用不用了,若是不用,那就得温一夜了。

  惜晴坐在抱厦的jiāo椅上,喝着小丫鬟们伺候的茶水,面上虽然平静,可是心也是拧着的。

  想着王妃如今有着身子呢,去宫里折腾了这么一日,饭都不曾好好用吧,如今却就这么睡着,她又怕这一直不出来,两个人在榻上,别是一时禁不住!

  一时想着,这容王到底是年少,不懂事儿不体贴,实在不是个知冷知热的人。

  看来说什么女大三抱金砖,其实美滋滋的都是男人,平白找了一个大三岁的妈子来伺候着!

  惜晴这么想着的时候,脑中忽然浮现一个人,金刀大马的,性子也粗鲁。不由鄙视地想,这个人便是年纪再大,怕是也白搭,就那性子,谁若嫁给他,也是cao一辈子心的老妈子命!

  忽而意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