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3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正说着时,辇车过一个矮坡,车子不由自主地快了几分,容王伸手,小心地扶着阿宴让她靠在自己身上。

  他闭着眸子,淡淡地道:“其实当年若不是因为我,皇兄也不至于匆忙之中便求着父皇赐婚。”

  也不至于选了这么一个外家了。

  当年宫中各种变故,自己和皇兄处境艰难,其他皇子,不是外家扶持,便是靠了妻族的力量,唯有他们,那可真是靠着自己,一点点地熬过来的。

  因为此时容王说的是皇后和皇上的事儿,阿宴倒是不便cha口了,只是将脸颊贴在容王胸膛上,静静地听他说起。

  容王想到这里,轻轻叹了口气:“我皇兄,也不容易。”

  阿宴抿唇,轻道:“皇上他仁厚慈爱,乃是一代明君。”

  容王依然闭着眸子:“嗯。这些年,皇后那边没少惹出事儿来,不过皇兄念着当初他被迫离开燕京前去戎边,皇后到底是照顾了我三四年的恩情,也顾念着她守在宁王府那么多年,是以也就一直包容着。”

  他的声音非常轻,轻到就在她耳边低柔地回响。

  他说的话,那都是寻常人不能说的,怕是普天之下,也就只有他能用这般家常的口气,这么徐徐地说起皇上的心思了。

  阿宴忽然有些困乏了,今日见识了这么大的场面,应酬了这形形色色的人,她其实实在是累了。

  特别是,当有个人,就那么搂着你,让你靠在他厚实温暖的怀抱里,听他徐徐地说着家里的那些陈年旧(fqxs)事。

  她含笑闭上眸子,感受着他因为说话而微微震动的贲发的胸膛。

  忍不住抬起手,轻轻地去抚摸他的胸膛,隔着衣料,能感受到下面的热度。

  她笑了下,用手指甲轻轻去戳。

  肯定不疼,不过他也不好受就是了。

  果然,容王抬起手,握住了她纤细的手腕,低哑地道:“阿宴,别闹,这是在车上。”

  阿宴低低“嗯”了声,喃喃地道:“有些困了。”

  容王睁开双眸,眸中温柔如水。

  就好像,他往日眸中的冰冷已经全部融化。

  他轻轻笑了下,抬起大手,半揽着阿宴,让她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:“睡吧,到时候我抱你下去。”

  阿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