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2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阿宴此时此刻,忽然有些同情皇后了。

  要说起来,谁不想有个踏实靠谱能帮扶自己的外家,谁不想好好地为姐妹兄弟谋个好前程,偏生这敬国公府一家子,实在是提都提不起来。

  两个弟弟都不争气也就罢了,还有凝妃这等白眼láng,更有老祖宗那老糊涂一门心思怪责皇后的。

  一时想起自己哥哥来,这次又要跟随容王出去打仗了呢,其实这一次也不指望他立什么功回来了,只盼着能平平安安的。如今他是万户侯,再封,无非是加一些食邑罢了。

  想到这里,阿宴笑了下,满足地叹了口气。

  此时容王派人传来了信儿,说是他要稍后才能过来接她,让她先去长秋殿歇息。阿宴便来到长秋殿,却见这里已经备好了各色膳食。

  因了今日向皇后朝贺,宴席上的饭菜也并不和她口味,再者那种场合,谁也没心思多吃,是以如今她肚子还真有些饿了。

  此时这些膳食,倒是比那宫宴上的饭菜更合胃口,都是一些jing心制作的汤羹糕点,诸如明珠豆腐,蟹ròu双笋丝,凤尾烧麦等,当下阿宴便随口吃了一些。

  她这边吃了一点儿,又觉得没什么胃口。今日个是进宫朝拜的日子,不曾想容王竟然耽误到现在。

  一时想着之前敬国公府大闹的事儿,还不知道怎么收场呢。

  想着这个的时候,就有一个太监过来,却是跟随在容王身边的,过来对阿宴禀报道:“殿下那边让我捎个话儿,说是再过半个时辰,也就走了。”

  阿宴点头,品着香茗,今日这香茗是茉莉雀舌毫,香气鲜灵,滋味浓醇,汤色huáng亮清澈,阿宴倒是很喜欢。

  她淡淡地问那太监:“容王如今在哪里?”

  怕是有什么事儿,她也不好打听,就旁敲侧击起来。

  谁知道那太监却弯腰笑着道:“如今皇后,殿下,还有敬国公,都在御书房呢。”

  话说到这里,他倒是不好说下去了。

  阿宴一笑,淡道:“都是些家事儿,这里原本也没外人,你但说无妨。”

  那太监看看左右,知道这都是容王府里带来的,这才道:“今日个皇上把敬国公府叫过去了,敬国公府和皇后都跪在那里,皇后哭得跟什么似的,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