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8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小灯儿其实原本真得正打着如意算盘呢,不曾想骤然噩运降临了。

  她哭着叫着的,求着那王世昌,可是王世昌哪里能顾念他呢,他屁股上还流血呢!

  要说起来这王府里的牙婆子也是素日熟了的,知道这王府里还算仁厚,待下人都是好的,哪里会无缘无故就发落个丫头呢,还是个这么俏生生的一个小丫头子。当下人家一看心里都门清儿,这定然是勾搭了主子,惹得主母不喜了。

  这样的丫头啊,谁家也不喜欢的。你要知道,便是府里的那爷们儿贪个新鲜去碰那小丫头,也是要家生子,知根知底的,不爱这等被别人玩过不知道多少次的。更不要说但凡买卖丫头主事儿的都是府里的主母,一般的主母看了这种都不待见的。

  偏生又是个破了身子的,不值几个钱儿了。

  这牙婆子带了这灯儿,打量了一番,终究是想着,或许也只有一个地方适合她了。

  ****

  且说阿宴那天试探过后,虽然知道容王根本不曾在意那小丫头,不过到底是上了心,想着如果真是个狐媚的,身边还是不要留着的好,当下就命人去叫这灯儿,谁知道这么一问,那王世昌却一瘸一瘸地过来:“回王妃娘娘的话,那灯儿丫头,已经发卖给牙婆子了。”

  阿宴不由得微怔,想着这是怎么了。

  没奈何,王世昌只好说起:“早间殿下特意问起来,因这丫头不老实,府里不敢留她,就这么将她发卖了。”

  阿宴听了,也没法,只好点点头:“那就随她去吧。”

  晚间容王回来,她过去帮着宽衣,随口问道:“你今早命人发卖了一个丫头?”

  容王不在意地道:“嗯,怎么了?”

  阿宴都无奈地笑了:“我也就随便问问,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!”

  容王低哼:“哪管那些,我虽没见过,但听说是个不省心的,这种丫头,留在你身边,说不得哪天你跟我闹腾起来,还不如早早地发卖了,杜绝后患。”

  阿宴此时正帮容王解下腰封,听到这个,纤细的手指顿了顿:“我醋性那么大吗?”

  容王低头,打量着近在眼前的jing致眉眼,只觉得那眉眼怎么看怎么喜欢。

  世上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