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6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阿宴听母亲这么一说,脑中回想了一番,那个洒花褙子石榴裙儿,好像是一个叫灯儿的丫鬟吧,因为她素日管着各处灯火添油的,她也没细看,只隐约记得那丫头眉眼儿确实俏,生得小蛮腰,爱拿一根桃红色的腰封把个腰儿束起来,显得那上身的娇软就特别大。又细想一番,好像她走起路来,也总是一扭一扭的。

  说起来,确实是个招惹人的丫头。

  不过呢,阿宴当下笑了下,却是并没太放在心上:“母亲,她是长得不错,可未必存了那个心思,再说了,就是有那个心思,又能如何呢。若是殿下在意,我阻挡也没用,若是殿下不在意,我若去管了这事儿,没得显得自己心胸狭隘,容不得人。”

  苏老夫人听着这个,叹了口气:“阿宴啊,要说起来呢,这京中的贵妇怀了身子,哪个不是往夫君房里塞几个心腹呢。自己塞的,总比自己凑上来的野的qiáng,好歹那卖身契都是把在自己手里,将来出了什么事,也好收场。”

  阿宴知道母亲这是为自己好,不过想着塞几个女人给容王,再想着那冷冷清清的容王就这么去抱别的女人,像往日亲自己那般去亲别人,她竟觉得心口有些发堵。

  一时想起往日,那柔情蜜意的时候,他不是也说过,不会有别人吗?自己总该是信的。

  苏老夫人见女儿神(shubaoinfo)色,也看出端倪,知道她到底是新婚燕尔,怕是舍不得的,当下暗暗叹了口气,也就不说什么了。

  这一晚,阿宴晚上睡的时候,便有些怔怔的,想着母亲的话呢。

  这容王宽衣上了chuáng,却不见他的王妃软绵绵地凑过来了,他转首,就着那夜灯昏暗的灯光,便见她正拧着眉在那里,也不知道想什么呢。

  要说起来,往日她总是逗自己,自己每每觉得难忍,实在煎熬得厉害。如今她不逗自己了,自己反而有些失落。

  当下他面无表情地道:“今日个怎么蔫了?”

  阿宴听到他说话,叹了口气,过来揽着他的臂膀:“夫君,你想和我分房睡吗?”

  容王蹙眉:“好好的怎么又提起这个?”

  阿宴拧着好看的眉头,歪头打量着他:“和我一起躺着,你是不是每天都很难受?”

  越发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