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5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有时候他对着她的王妃,笑得温柔,那清冷的眸子仿佛被chun风chui过,柔和得仿佛外面千树万树都已经桃花开。有时候呢,他又抱着他那王妃,默(zhaishuyuancc)默(zhaishuyuancc)地看着,一声不吭,不喜不怒(shubaojie)的,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  这个时候,除了那王妃,其他人别提是说话,就是喘气儿,都得憋着点。

  也亏了那王妃,真是一个好性子的,就这么凑过去,捧着他那张yin晴不定的脸,那么笑着,软绵绵地给他说话。

  一时还真有那碎嘴的婆子私底下说,也亏得这容王位高权重,才娶了这么一位又娇美又温柔的王妃,可真是宠着他,任凭他使着小性子,却那么哄着他说话呢。

  要说起来,王妃也是个可怜的,这都怀了身子,还得哄那小夫君。

  都说女大三抱金砖,听说这王妃也被赏了一块金砖,可是这内里的酸楚滋味,怕是也只有那嫁了小夫君的妇人明白了!

  而当其他人都在外面小心谨慎敛着气儿伺候着的时候,那位温柔和顺哄着小夫君的阿宴,正亲昵地蹭在容王肩头:“你最近都不爱抱我了。”

  容王绷着脸,肃穆地道:“阿宴,别闹了。”

  他这副样子,在外面自然能威吓住别人,若是以前,阿宴难免也被他真吓住了,可是如今却是根本不怕,不但不怕,反而抬起小手就去捏他的鼻子:“不行,你现在都不爱抱我了,我不高兴。”

  容王眼眸中很是无奈,抬起手,轻柔地揽着阿宴的腰肢:“我这不是在抱你吗?”

  阿宴摇摆着身子不满意:“我要你紧紧地抱着我嘛!”说着,她就抬起头,去亲他那好看的下巴。

  容王此时简直是无语了,拧着眉,冷着脸道:“阿宴,你这是在惹火。”

  这话说对了,阿宴就是在惹火。

  她就是想看他被自己弄得面红耳赤呼吸灼热两眸渗透着浓浓的情=欲可是却又不得不忍着的样子。

  每当这个时候,他都会将好看的薄唇抿成一条直线,黑眸定定地望着他,两只手还会情不自禁地攥着,那宽厚的胸膛还会起伏着。

  这个时候,她去摸他的劲瘦的腰肢,都能感受到那勃勃的萌动和爆发力。

  可是偏偏他实在是一个自制力很qiáng的人,他就这么站在那里,沉着脸凝视着她,在那里gān忍着。

  若是以前,以他的性子,怕是转身离开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