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0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仁德帝一度怀疑自己这个弟弟脑袋有点问题。

  因为他的母妃当时是难产生的永湛,就怕生的时候拖得太久了,导致脑袋憋坏了。

  当年才十五六岁的他,颇为忧心忡忡了一段时间,偏偏这事儿又是不好轻易对父皇讲的。

  谁知道永湛长到两岁多,有一次听他在那里读书,竟然是只听了一遍(fanwai)就会了。

  后来他不信邪,就随手拿了当日御书院里其他学生做的文章,保证是永湛没见过的,他念,永湛听。只念了两遍(fanwai),永湛就能倒背如流了。

  于是仁德帝这才发现,自己的弟弟天资过人。

  发现了这个后,仁德帝开始琢磨,为什么他小小年纪,不像其他的娃儿那般爱蹦爱跳呢?

  他琢磨了很久后,恍然大悟,一定是在宫里太憋闷了。

  别的皇子都有个母妃照料,他虽则到底被父皇分了一个王昭仪来照顾,可是那王昭仪哪里上心呢,永湛也根本不和她亲近。他小小年纪的,没有母亲疼爱,又总是受人欺负,所以他养成这个性子啊。

  想明白了这个问题,仁德帝赶紧求着父皇赐婚,开府,然后又求着父皇把永湛也带出去了。

  虽然中间有几年他在外打仗,不曾见过永湛,可是却一直写各种书信给他,教导他好好读书,也会说战中的各种趣事给他,可惜的是,他那宝贝弟弟的回信却总是简短到不能再简短了。

  及到永湛七岁,他就把永湛带到身边,亲自教导他,还带他去看塞外风景,带他忙里偷闲去爬山涉水,可惜的是,无论如何,他这个弟弟依然是无情无绪,跟个石头一样。

  仁德帝用了差不多十六年,终于明白,自己这个弟弟天生就不会动怒(shubaojie)的。

  结果呢,现在,才成亲两个多月,他好像会笑了,还会生气了。

  这一生气,还是生这么大的气。

  容王听到皇兄这番话,淡淡地看了他一眼:“皇兄,我觉得你若有这个时间,还是好好想想,该怎么广洒雨露,赶紧开花散叶吧。”

  仁德帝听了嗤笑一声:“朕这是在说你呢,不要转移话题。”

  说着,他招了招手:“过来过来,你好好说说,我想听听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