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微微蹙眉,四姑娘却是道:

  “大姐姐当年和宁王的婚事又是怎么回事?”

  大少奶奶笑了下,道:

  “咱们家大姑娘,那是天仙一般的人儿,琴棋书画样样皆通的,很小的时候便是才名远播。当年圣上亲口预订的,说此女必为我皇家妇。只是当年,其实咱们敬国公府盼着是和五皇子结亲的,谁知道五皇子受了皇后娘娘的连累,从此为皇上不喜。当时多少双眼睛看着咱们敬国公府呢,没奈何,老祖宗匆忙之下,只能令大姑娘匆忙许给了四皇子。”

  “四皇子呢,母妃早逝,又无外家扶持,这群皇子里最是不起眼的,帝位自然是无望,这样也免了帝王猜忌。”

  听着这些,四姑娘点了点头,心头的疑惑这才解开。

  ***

  可是,谁有能想到,那个最不起眼的四皇子竟然最后登上了帝位呢。

  此时马车已经到了宁王府门前,掀起珠帘儿一角,阿宴望向这威严的宁王府三间shou头大门时,发出了如上的感叹。

  朱红色的大门,上面的铜钉子有碗口大小,两边各立着一个几人高的大石狮子,门上写着匾牌,却是龙飞凤舞的“敕造宁王府”五个大字。此时门却是没开的,正门前早有仆妇并迎客管家立在那里招待宾客,见客人来了,有管家迎着一众人乘着马车,从角门进去。

  这马车走了约莫有十几丈,便又换了宁王府的软轿,抬轿子的是宁王府的仆妇。虽是最下等的仆妇,穿着却和敬国公府的有些不同,看着是分外的体面。这皇家王室的仆妇到底是别个不同。

  惜晴和听雨,还有二姑娘到底是好奇,便从软轿里往外看,却见这里雕梁画柱的,粉墙红砖,都是簇新的,和敬国公府的半新不旧(fqxs)自然不同。待这群人进了垂花门,又沿着那抄手游廊而去,却见着游廊极长,竟然是一望不到边的样子。游廊一侧的墙上挖着jing致的壁dong,壁窗都是雕花的,透过那雕花窗棂,隐约可见壁dong里放着罩灯,而罩灯的那一边,竟然是湖水?

  二姑娘等人或许不知道,阿宴却是知道的。这个宅子乃是昔年晋王造下的,那晋王是个挥霍无度的,宅子里造下了偌大的湖,叫个碧波湖。可惜后来这晋王坏了事,这宅子便闲置下来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