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7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这顾绒只看了一眼,就软倒在那里,哭着喊着求饶。

  容王可没有半分的怜香惜玉之情,他弯腰上前,一把揪住了顾绒的衣领,冷道:“说,你那个方子从哪里来的?”

  顾绒知道这事儿一旦被发现,那就完了,当下只好假装茫然:“什,什么方子?”

  容王冷笑,一笑之下,bào戾yin冷的杀气就开始弥漫。

  不要说前世在他御笔之下死过多少人了,就是这一世,沙场上死在他手下的亡魂还少吗?

  他骨节分明的有力大手,直接掐住了顾绒的脖子:“顾绒,不要以为我不敢要你的命?”

  顾绒被他这么一掐,顿时呛咳得厉害,她眼泪哗啦啦地往下流,艰难地挣扎着道:“饶……饶命……”

  容王面无表情的眉眼犹如阎罗一般:“你死了,你的孩儿将受尽鄙视,你的夫家将因此受连累,可是那个幕后主使者,却不会受到任何牵连,你真得要为她做到如此吗?你甘心吗?”

  顾绒被他这么一说,顿时崩溃,大声哭着道:“我……我说……”

  容王听到这话,手下一松,于是顾绒就这么犹如麻袋一般狠狠地跌落到了地上。

  跌落在地上的顾绒,被碰了一嘴的土,化雪过后的泥土,掺杂着雪以及其他杂物,就这么吃入了口中,嘴角已经破了,和着血流下来。

  她扬起泪眼,朦胧中只见眼前那个五爪云龙的袍底,尊贵得高不可攀,清冷的捉摸不透,犹如阎罗一般,就这么立在自己面前。

  她忽然一下子就这么泪如雨下。

  “容王殿下,求您饶了我吧!我也是受四妹妹所托,她说要我帮她,不需要做其他,只需要把这个方子给阿宴就好了,只要给阿宴,她就保我在夫家的地位啊!”

  顾绒悔恨jiāo加,只是一个方子而已,她真得并没多想,就那么照办了。

  她哭着道:“阿宴待我一向不错,我也不愿意害她,可是四妹妹说了,这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东西,其实也是为了三妹妹好,我才做的!”

  容王俊美的脸庞上一点表情没有,漠然地望着地上的女人,淡淡地道:“不是什么不好的东西?你自己信吗?”

  顾绒听到这话,顿时捂着脸崩溃地大哭。

  ***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