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6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如果真是她想的那样,无论是皇后,还是四姑娘,那容王都不好动的。

  说到底,一个是他的皇嫂,一个是他皇兄的宠妃,做皇弟的去找皇兄问责这个,总不是太好。

  谁知道容王却挑眉笑了下:“阿宴,这个你不必忧心。不管是谁,既然她敢把注意打到我容王府头上,断断没有让她全身而退的道理。”

  这一晚,血气方刚的容王搂着他王妃软绵绵的身子,平生第一次没有随心所欲,反而是抱着她,轻轻亲着,静静地躺在那里,说着话儿。

  阿宴偎依在他怀里,娇声道:“永湛,如果我没办法为你生儿育女,你会不会怪我啊?”

  容王淡淡地道:“不会。”

  阿宴想了想,又道:“可是你不需要子嗣吗?你会不会找别人给你生啊?”

  容王眉眼都不动一下:“别人生的,我不要。”

  阿宴还是有话要说:“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……万一你皇兄要你休了我呢?”

  容王合上眸子:“不会。”

  这话说得不明不白,于是阿宴继续追问:“为什么不会?”

  容王淡淡地道:“我皇兄绝非那等迂腐之辈,也万万不会做这般违背我心意的事。”

  阿宴瞅着他,见他竟然闭上了眼睛,忙凑上前去:“要是别的女人给你生了孩子,那怎么办呢?”

  容王这下子,连说话都懒得说了。

  阿宴见他不回答,忍不住捏了捏他胸膛上的ròu,太坚实,好像很难捏动,于是她陡然兴起,爬过去,握了握他身上某处最容易握住的一处。

  她得意地笑了下,继续bi问道:“说,假如别的女人给你生了孩子呢?”

  容王无奈,拧眉:“好好的,别的女人为什么会给我生下孩子?”

  阿宴在黑暗中跨坐在他身上,握着某处,无辜地笑着,软绵绵地说:“我也不知道啊!”

  容王睁开眼,望着那个嚣张地坐在他身上的女人。

  普天之下,也就她敢这样对待自己了。

  一时,陡然想起最初的相见,这个女人当初就是将他砸了个正着,在他不知云里雾里的时候,对着他嚣张地教训了一番。

  他至今记得当时的她眼眸中那种生动和跋扈,让那时候的他几乎想伸手,去摸摸她的眼睛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