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5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欧阳大夫望着阿宴那面无表情的脸色,继续道:“它们如今又和其他诸如党参白术枸杞等补身益体的药物在一起,难免被人忽略了,是以会认为这是一个补养女子的方子,却不知道此方其实暗藏玄机。”

  阿宴深吸了口气,点头道:“欧阳大夫,我明白了,您先请下去吧。”

  送走了欧阳大夫后,阿宴坐在窗前。

  此时已经是开chun时节,外面的迎chun花儿星星点点的huáng色,夕阳落下,照在那花儿上,看着别有一番动人的风情。

  阿宴伸出手,去碰那迎chun花,却发现那迎chun花看着开在窗边,其实隔着却有一段距离,竟是够不着的。

  她笑了下,半响,冷冷地道:“二姑娘,我和你,到底没什么冤仇,你竟然这么待我。”

  连着两世,处心积虑,害我不能孕育吗?

  想起上一世自己纠结了十几年的痛,阿宴的指甲几乎掐入了ròu里。

  这个痛,她是实在没法忘的。

  一时又想着,若不是自己这一世身为容王妃,可以瞬间请来隐退的绝世名医欧阳大夫,若不是自己经历过了一世对这二姑娘有了防备,岂不是那么轻易地着了她的道,然后呢?

  她想起那俊美绝伦清冷高贵,可是眸中总是对自己透着一丝温情的永湛,想着自己若和他一生一世都不能为他生儿育女,那该是怎么样的痛心和遗憾?

  阿宴心中的忿恨忽然怎么也无法停歇。

  于是当日,她晚膳也不用,就这么僵坐在窗前,脑中不断地回想着这件事。

  惜晴见了,也是怕了,劝她吃饭,她就好像没听到一般,就这么呆呆地坐在那里。

  眼睛好像看着迎chun花,又好像看着很遥远的地方。

  一时之间,屋子内外伺候的侍女们,一个个都心惊胆战起来,不知道好好的王妃这是怎么了,饭也不吃,若是殿下回来,难免要责罚了。

  就在众人胆战心惊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,容王殿下回来了。

  惜晴一见容王回来了,马上跑过去跪在那里:“殿下,你快去看看王妃吧,她坐在那里已经一个时辰了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,一个字都不说,饭也不吃了。”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