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3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她心里有多少不安啊,对未来有多少迷(xinbanzhu)茫啊,只因为这句话,这一切都消失殆尽了。

  她是信容王的,信这个搂着自己不放开的少年。

  于是她把心放到了肚子里,就这么倚靠在他胸膛上,轻轻笑着:“永湛,我喜欢你。”

  她的声音低哑,又软绵,就这么跟风chui过沙一般,拂入容王的耳中。

  容王身躯震了下,抬手,越发将她搂得紧了。

  *******

  这一年的冬天,容王过得也算是醉生梦死。

  不过一临近年关,他就开始忙起来了,忙得不可开jiāo。有时候阿宴早上朦胧着还在睡着,便听到了容王起身的动静。她赶紧起来,想着好歹帮他更衣,伺候他洗漱。

  可是容王却按住她,低声道:“再睡会吧。”

  阿宴虽则是个贪睡的,不过还是要勉力起来。

  于是她就感到容王俯首在她耳边,低低地道:“昨晚把你累坏了,好好休息,晚上早点睡,等着我。”

  他简洁的吩咐完,起身就走了。

  徒留下阿宴,在这里怔了半响,再也睡不着了。

  容王这么几句话,看似普通,听在阿宴心里却是:昨晚我们搞来搞去,把你搞得半夜不曾睡好吧?你现在好好休息,养jing蓄锐,晚上我回来后,我们再弄……

  想到这里,阿宴脸一下子红了!

  其实都成亲这么些日子了,早该对这种事淡定了,都是妇人了,再也不是姑娘家了。

  不过容王那番话说的,实在是不由的阿宴不多想啊。

  她想起昨晚两个人在chuáng榻上的折腾,不由得捂脸,想着他哪里来的那么多jing力。虽则是个血气方刚的少年,不过他不是每天都忙得要命吗?现在要准备打仗了,固然是很多事都可以jiāo代到下面,可是依然有那么多事情等着容王去决策,等着容王去视察。

  想到这些,阿宴也睡不着了,她便起来,想着她也原本没什么能帮他的,gān脆吩咐厨房,好好地给他做几个膳食,也算是为他补身体了。

  这么吩咐下去后,惜晴却挑眉问道:“王妃,你是要做什么给殿下补补?”

  做什么?阿宴顿了下,想了半响,终于红着脸吩咐道:“羊外肾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