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你要知道这世间事,哪里有那么两全?就是牵一辆骡马,还要悉心照料给水给糙呢。

  四姑娘倔qiáng的仰起脸儿,摇了下头。

  “倒也没为什么。我只是不喜欢阿宴罢了,打心眼里就讨厌。不过是府中庶子之女,没有半分的教养,走出去时,别人见了,我都没脸去说这是我敬国公府出去的。”

  大少奶奶见了,低叹一声。

  “可是如今敬国公府是一年不如一年了。大老爷虽则是袭了位,可是在朝堂中却没什么地位。二老爷又是个不务正业的。再之下,你大哥呢,如今身边跟着一群帮闲破落户,都不知道每日忙些什么。我要说他,他也不听。若是说重了,就要恼了。”

  勉qiáng笑了下,又继续说道:

  “至于你二哥,是二太太房中的嫡出,自小身子也弱,这个就不提了。你三哥呢,自小胆子小,为你大太太不喜,怕是也不能执掌家业。”

  一番话,说得四姑娘低头不言了。

  大少奶奶眸中现出暗淡:“至于你四哥哥,就不说了,老祖宗想来不喜三房,这是人尽皆知的。”

  四姑娘听得这些,默(zhaishuyuancc)然半响,却是道:“其实我一直不明白,当年老祖宗怎么为三老爷作了这门亲。”

  敬国公府这些年入不敷出,一日不如一日,怎么反倒是老祖宗最不爱的三房,竟然手头阔绰。

  一时想起那一日亲眼见阿宴将绞丝金镯子随手扔给一个侍女时,她心里越发的不是滋味了。

  其实依照敬国公府的定例,每年每个姑娘都是要打一套时兴头面,并四季每一季都要四身时兴的衣裳。

  只是也不知道从哪年起,这个例子都是名存实亡了。像四姑娘自己还好,到底是有大太太在呢,又有一个嫂子疼着,哪里能委屈到她。

  可是二姑娘那边就不好了,一套累金叠丝的头面,每次出门或重大节庆都要戴的。

  想起过往,大少奶奶苦笑了下。

  “其实我才嫁过了没几年,这些事也是我当姑娘的时候听说的。跟三老爷说亲的时候,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事儿了,那时候大老爷刚袭了爵位,又得皇上重视,敬国公府又是烈火烹油锦上添花的时候,哪里缺了银子花呢。当时老祖宗给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