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9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这么望着他那清冷淡漠的容颜,阿宴心里忽然一激灵。

  想着那时候他才多大啊,十三岁吧?那时候他就对自己有意,那么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

  想到这里,阿宴上前一下子霸主容王的脖子,爬到他腿上,捧着他那面无表情的脸:“你得告诉我,沈从嘉怎么回事?还有,你,你从什么时候开始……”

  阿宴咬唇,凝视着容王的水眸里都是光彩,半响终于笑着说:“从什么时候开始偷偷喜欢我的”

  谁知道容王却别过脸去,淡淡地道:“我不说。”

  阿宴却见那玉白的耳根仿佛透着一点微红,她心中越发好奇,gān脆凑上去,去亲容王那耳朵,一边亲一边道;“我就想听,你说来看看嘛!”

  她那温热的喘息,软软的小嘴儿亲着容王的耳朵,耳朵那里原本就是极敏感的地方,这么亲来亲去的,再者容王原本就是年轻,十六七岁的少年,浑身都是血气,哪里经得起她这般挑逗,不几下,就已经是脸红耳赤,气喘吁吁,于是反过来开始亲她。

  很快两个人就倒在那里,于他就gān脆将她就这么压在马车上,任意施为。

  ***

  就在年轻的容王殿下和他的王妃在回去的马车上我情你侬,而丝毫不曾感受到外面冰雪严寒的时候,皇后娘娘简直是仿佛坠入了冰窖中一般。

  她就那么看着自己的夫君,那个九五之尊,离开了宴席,然后宣召了自己的妹妹阿凝前去侍寝。

  这已经是第三天了。

  连着三天侍寝,她这妹子就未曾下过龙chuáng!

  孝贤皇后只觉得心口憋着一团东西,心塞得不能自已,可是却又不知道找谁去诉苦。

  对于她来说,一个庶出的小五,她自有办法去掌控。但是如今,这进宫的可是她嫡亲的妹子啊!

  她嫡亲的妹子,抢了皇上的欢心。

  这皇上是什么性子,再也没有比她更了解的了,这皇上什么时候对女人多看过一眼呢?可是如今,却是把自己那亲妹子放到龙chuáng上宠幸,这一宠幸就是整整一夜!

  今晚宫宴时,阿凝对她笑着说腿是酸的,要宫娥扶着才能走呢。

  孝贤皇后捂着胸口,就这么憋了一口气,一时又想起,即便这妹子在宴会上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