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8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威远侯冰冷冷地望着容王,目光中简直是能喷出火来。

  此时容王也是刚下了辇车,正在那里等着马车过来呢,而阿宴没下辇车,外面冷,容王也不让她下来,怕冷到她。

  威远侯嘲讽地哼了声:“容王殿下,还忘了恭贺你新婚之喜。”

  容王挑眉,淡淡地道:“表哥若是中意哪家佳人,一定要记得给皇兄说声,他自然会为你赐婚的。”

  威远侯看着容王那水波不惊不喜不怒(shubaojie)的神(shubaoinfo)情,越发恼怒(shubaojie),恨不得上前给他一拳头:“永湛,我们也是打小儿玩到一起的,我母亲待你如何?我待你如何!往日我从未想着防你,不曾想你竟然如此构陷于我!你,你实在是太过分了!”

  他越说越气愤,气得一张脸都红了!

  容王笑了下,撩起袍角,依然神(shubaoinfo)情淡淡的:“表哥,当日那红枝可是皇兄亲自赐给我的教化通房,生得实在是娇媚可人,我却是连碰都没舍得碰一下,就这么送给了表哥。想来如今表侄子都满地乱跑了吧?表哥竟然不想着谢我,反而恨不得打我,这是什么道理。”

  这话说的,威远侯简直是再也忍不住,扑过去对着容王就是一拳头。

  只可惜,百无一用是书生,威远侯风流倜傥,只是个读书的,他没练过武,他的拳头刚打到容王面门前,便被容王一抬手,就那么钳在那里,动弹不得分毫。

  两个人挨得极近,容王轻笑一声,真诚地道:“表哥,阿宴乃我所爱,所以我确实使了些手段,抢你心头好。不过表哥也不必如此怨恨与我。若是当年你娶了阿宴,以你这朝三暮四眠花宿柳的性子,阿宴性子也是个乖张的,今日未必能够与她夫妻和鸣。”

  威远侯见他这般说话,一时想起到底是打小儿长大的兄弟,心中的恨意便少了许多,不过他依然挑眉,不解地道:“当时你才多大,半大一个小子,怎么就心仪她了?”

  容王默(zhaishuyuancc)了下,忽然开口道:“若我说自小就喜欢,你信吗?”

  威远侯低哼一声:“你骗谁!我信你那话才有鬼!”

  容王面无表情:“你不信,那我也没办法了。”

  这时候,容王府的马车过来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