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7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谁都知道这容王不是好惹的,那是皇帝最宠爱的弟弟啊!这竟然敢当着容王的面去揭他家王妃的伤疤,这得有多大的胆子啊!

  不过这凝妃,是新晋的妃子,听说被皇上连着召了两日宠幸呢。要说起来,后宫众多佳丽,能够在皇上的龙chuáng上过夜的,那只有皇后才有资格。

  可是宫里都传着,说是这凝妃娘娘,可是连着两日就未曾下龙chuáng。

  这是怎么样的盛宠啊。

  是以如今眼瞅着这凝妃挑上了这容王妃,一旁众人都不由自主地睁大了眼睛,看着这皇上到底是依旧(fqxs)宠爱那弟弟,还是见色忘弟,会向着自己这新晋的宠妃呢?

  谁知道仁德帝却沉吟片刻,并未出声。

  容王抬眸,平静的就目光she向了凝妃,却是向仁德帝道:“皇兄,永湛适才忽想起,今日原本有一事,还要请皇兄做主。”

  仁德帝挑眉,颇有趣味地道:“什么事?”

  容王看了眼一旁的阿宴,淡淡地道:“臣弟之伴读顾松,如今正为臣弟之妻舅,这几年跟随臣弟在外征战,立下了汗马功劳,承蒙皇兄厚爱,受封镇南侯。只是可惜——”

  阿宴抿唇笑了下,悄悄地握了下他的手。

  他停顿了下,继续道:“只是可惜这几年在外征战,倒是把婚姻大事耽误了,还请皇兄能为他赐一门当户对的好姻缘。”

  仁德帝一听这个,不由慡朗笑道:“永湛,此次你征服南夷,立下千秋万世之功,跟随你前往的诸位将领,也不乏猛将良臣,是以此次朕是一口气封了七位万户侯,这些全都是我大昭国的肱股之臣!”

  说着这个,仁德帝略一停顿,和煦地笑望着容王和阿宴:“不曾想,这其中那顾松竟是你的妻舅,朕昔日见他,只觉得勇猛刚qiáng,真真是一员良将,国之栋梁。其实原本朕早有此意,只是不愿意太过唐突赐婚,不然反而落得埋怨。今日你既提起此事,朕和皇后自当为他物色,也算是了了你和容王妃的一番心事。”

  仁德帝这话一出,皇后脸上也有些讪讪的,不光是因为自己这妹子凝妃,还因为自己那弟弟。

  真是个不争气的,人家顾宴的兄弟如今已经是被皇上夸为勇猛刚qiáng国之栋梁了,可是自己那兄弟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