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5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他那个皇兄,见过多少女子都不曾多看一眼,可是当日翻那画册的时候,只看了一眼便赞阿宴之貌美。

  当然这些话,容王是永远不会对任何人说出口的。

  而就在这激吻正浓,两个人都有些意乱情迷(xinbanzhu)的时候,忽觉得这马车一声颠簸。

  竟然是骤然停了下来。

  容王低首,望着怀中阿宴那嫣红晶亮的唇,还有那灿灿生辉的眸子,他勉qiáng抬起脸来,黑着脸对外面,用冰冷至极的声音道:“怎么了?”

  一时有侍卫慌忙上前:“启禀容王殿下,这里有一辆马车在前方骤然停下,为怕撞上,我们只能自作主张,停下马车,惊扰了殿下和王妃,还请殿下和王妃责罚!”

  容王挑眉,语气低冷而危险:“这是哪位贵人,竟然敢惊扰本王的车驾?”

  侍卫嗫嚅了下,终于道:“好像是敬国公府老祖宗的车驾。”

  容王听了,低首,望了眼怀中的阿宴,淡淡地道:“敬国公府乃本王皇兄之岳家,既如此,看在皇兄的面子上,本王不做计较。”

  可是那侍卫却犹豫了下,终于狠心又道:“可是老夫人那车驾,仿佛是坏了……”

  这怎么说也是当今皇后的祖母,路上碰见了,又是这下雪天的,他不好不对容王提及。

  容王一听这话,挑眉,冷冷地道:“这和本王又有何gān系?还不快快赶路。”

  他这话一出,那侍卫是一句话不敢多说了,连忙命令起驾继续前行。

  阿宴在容王怀里,眨了眨眼睛,不解地道:“也不知道老祖宗怎么在这个天出门。”

  按说老祖宗不应该是正高兴着吗,两个孙女都进宫,一个皇后一个凝妃。

  容王抬手,捏了捏阿宴的鼻子,低声不悦地嘟囔道:“都说了,这些无关紧要的事儿,你不要多想了。”

  *****

  马车在雪地里又行了半响,这才来到宫中。进了宫,夫妻二人自然是乘坐了辇车进去,这辇车因为是宫中公用的,倒是不如自家马车上舒坦,惜晴从旁,将早已备好的暖脚炉赶紧奉上了,替阿宴暖和着。

  因为他们来的已经晚了,这辇车就直接奔向了皇后的翊坤宫,一到了这里,只见翊坤宫里倒是喜气融融的,挂着灯笼,雪地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