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3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阿宴抿唇笑了下,笑的时候,其实她也想了一些事情。

  前世今生,或许有所差别吧。

  也许这一辈子的容王,真得一辈子都没有机会问鼎帝位呢。

  不过如果真得这样的话,那对她来说,是好是坏呢?

  阿宴将手臂撑在他坚实贲发的胸膛上,默(zhaishuyuancc)默(zhaishuyuancc)地看着这个俊美无匹的少年。

  如果他真得只能做个富贵闲王,如果仁德帝能够不那么早驾崩,那么他也许就不会有以后的曼陀公主,也不会有什么侧妃,甚至也许不会有其他女人。

  也许他们就能一辈子这样呆在一起,永远不会有别人?

  阿宴心尖儿忽然战栗了下,她其实从未想过这个可能,她一直以为容王还是会成为皇帝,还是会有三宫六院八十一御妻,他会把那些女人在后宫养得千娇百宠,而她纵然受他喜爱,也不过是这其中之一罢了……

  现在呢,容王却为她提供了另一种可能,那就是她是他一辈子的王妃,两个人就这么腻在一起。

  任凭外面风声雨声,她只要窝在他怀里,听他弹琴,看他画画,享受着他的疼爱?

  阿宴知道这其实只是一个梦,不过这个梦如果能成为真的,那该有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啊。

  她笑了下,俯首下来,忍不住轻轻亲了下他的额头。

  少年的额头,宽阔光洁,带着男子特有的硬朗。

  她忍不住笑出了声,低低地道:“我觉得这样也很好啊,以后我们就闲看庭前花开花落,坐望天上云卷云舒,你做一个富贵闲王,我做一个悠闲王妃。”

  容王听了这话,仿佛微微松了口气,他极为轻淡地笑了下,眸子开始沉下来,呼吸也渐渐地变得浑浊。

  他抬起大手,粗噶地道:“阿宴,再亲我。”

  阿宴晶亮的眸子低首凝视着他,却见他那薄薄的唇抿成一条直线,那唇很gān涩。

  阿宴忍不住舔了舔唇,然后俯首下去,用米分色的丁香小舌头去亲他的唇。

  容王一下子仿佛全身都被点燃了火。

  不过他忍着。

  他用灼烫的目光仰视着上方那个眉眼间竟然染上几分妖娆的女人,暗哑低沉地道:“再亲。”

  他低低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