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2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阿宴放下茶盏,起身,用胳膊揽住容王的腰:“可是我就想给你做荷包,怎么办呢?”

  她这辈子最大的愿望,就是绣出一个让夫君一看就喜欢的荷包。

  容王低首望着阿宴,不由挽唇笑了:“好,那你做吧。”

  他沉吟了下,道:“我的荷包上,绣一个兔子吧。”

  兔子?

  阿宴眸中流露出惊喜:“是吗,你也喜欢兔子吗?你不觉得荷包上绣兔子很奇怪吗?”

  容王坚定地道:“不觉得奇怪,我觉得荷包上就应该绣兔子。”

  阿宴这下子忍不住笑了:“好,那我就给你绣两只白白胖胖的兔子吧。”

  容王听到那“白白胖胖”,默(zhaishuyuancc)了下,还是点头:“好……不过最好不要太胖。”

  阿宴笑颜如花:“放心好了,我自然会绣得恰到好处!”

  容王看着她那笑颜,只觉得她米分腮红润,秀眸惺忪。偏此时因在暖阁里,这大雪天的又寻常没什么人登门,只随意穿着樱糙色的小袄儿,下面是水青色的裙子,一头乌黑的头发就这么散在那里。

  容王呼吸紧了下,他忍不住揽住阿宴:“阿宴,你绣了这么久,也累了,我们就寝吧。”

  阿宴一听他这声音,就知道他的意思了,最近也实在是孟làng惯了,每日还不得有个几次,也亏得最近天天各色滋yin好物补着,要不然别说他,就是自己都要把身子淘空了。

  当下她抬眸,眨眨眼睛笑道:“现在好像还没到就寝的时候?”

  容王声音暗哑深沉:“时候没到,那就先躺着歇息会儿吧。”

  **********

  容王在chuáng榻上,向来是勇猛至极的。

  他平时,有时候神(shubaoinfo)情清冷,有时候也温柔至极,可是他在chuáng榻上,却和这两种样子完全不同。

  那是一种动人心魄的狂猛和霸道,用他那充满爆发力的qiáng壮身子,就这么仿佛要把你往死里弄一般。

  阿宴有时候觉得很疼,不过疼过之后,那种仿佛将她抛入九霄云外的欢愉,却是让她越发的欲罢不能。

  她喜欢和这个男人在chuáng榻的事儿。

  有时候,她就在那里极度的疲倦后,就那么慵懒地靠在容王的胸膛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