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7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容王挑眉,淡淡地看着她,沙哑地道:“你明白就好。”

  别没事冲着他跳脚,跟他对着gān,他就知足了。

  两个人喝完了牛ru杏仁羹后,眼看着天色也不早了,那边丫鬟过来请示,问是什么时候上晚膳。

  容王回首问阿宴:“现在饿吗?”

  阿宴反问道:“你饿吗?”

  容王淡道:“我还好,刚才在御书房里,用了一些。”

  阿宴见容王这么说,便道:“等会儿吧,这几天一直大雪,也不曾出去走动过,闷在家里,也不觉得饿。”

  一旁丫鬟听到这个,忙遵命,自下去了。

  此时屋子里只剩下了容王和阿宴,容王坐在那里,就这么凝视着阿宴。

  那目光灼烫得很,别有意味,阿宴渐渐地被他看得不自在起来了。

  容王只觉得,自从自己那日一时失控,说出那番话后,顿时仿佛情势逆转,他都快被阿宴骑到脖子上来了。

  不过这样,好像也没什么不好。

  暖阁里的气氛开始凝滞和火热起来,容王的目光也渐渐火灼热得厉害。

  阿宴深吸了口气。

  她觉得这样不好。

  这几日,因为大雪,容王殿下上朝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,只偶尔去御书房,和他那皇兄讨论个什么事。

  其余的时间,他都是在王府里陪着自己。

  这黑天白日的,也没什么其他事,吃吃喝喝,然后吃着喝着就开始了。

  他身子年轻得很,贲发的胸膛,矫健有力的大腿,遒劲的腰杆,那都是满满的爆发力,好像怎么要都要不够她似的。

  就在这逐渐升温的气氛中,阿宴猛然摇了摇头。

  开始的时候,她觉得挺好,可是这一天几次的,时候一长,难免有些难为情,别说其他,如今就是惜晴,见到她都是笑,那笑里意味实在是让人羞涩啊!

  容王的目光就没离开过阿宴,此时见阿宴猛然摇头,忙问道:“阿宴,怎么了?”

  他这话音,沙哑得厉害,阿宴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,这要是再不想办法,估计又要开始白日宣yin了。

  阿宴忙笑了下,脑中一转,灵光乍现,道:“永湛,你看,这雪下得这么好看,若是能在这白雪琉璃世界里,听着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