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5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容王听到这个,顿时那眉宇间的焦躁一挥而去。

  谁知道阿宴忽然抬起头来,一本正经地望着容王:“不过呢,如果实在没有其他可心的男人,我或许真会嫁给他吧,我也不知道呢,毕竟表哥对我真好。”

  这话一说出,容王顿时脸色不太好起来,他暗沉的目光就那么盯着阿宴,骤然伸手,就这么qiáng行按压着阿宴的脑袋,将她按下,然后薄唇刚猛霸道地吻上了她的唇。

  他吻得攻城略地长驱直入,让阿宴几乎喘息无能,脑后就是那个有力的大手,她躲无可躲,只能趴在那里被动地承受着他的吻。

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容王终于放开了阿宴,他深沉难辨的眸子压抑着情=欲的色彩,喘息急促粗重。

  阿宴被吻了这么许久,已经是浑身无力全身虚脱一般,就这么瘫软地趴在他胸膛上,感受着他胸膛深沉而有力的起伏。

  男人和女人的身子果然是不一样的,这胸膛起伏得那么有力,以至于自己的娇软的身子也跟着动啊动的。

  她勉力撑起来,正打算从他身上退下,可是就在她这一动间,却觉得一个蓬勃巨大的硬物已经顶上了自己的绵软。

  她一下子就软在那里,重新趴在了他胸膛上。

  容王的手按压着阿宴的腰肢和娇软的两瓣,这个动作让他的刚硬几乎隔着衣料就那么嵌入了她身体内一般。

  他望着黑暗,暗哑地道:“可以吗?”

  阿宴软趴趴地在他胸膛上,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  容王等了一会儿,蹙眉,终于道:“如果你不舒服,说话,我不会勉qiáng你的。”

  不过阿宴并没有说话。

  黑暗中,她无声地喘息着,伸出手,开始摸索起来。

  她去摸索的,是容王那个硬生生的地方。

  容王开始的时候尚且没明白,过来反应过来了,却已经被她那样握在手里了。

  他陡然一顿,浑身都僵硬起来,大口地喘息着。

  他的身子,就跟刚出鞘的剑一样,正是最锋锐的时候,只那么一碰,就是火花四溅。虽说他也成了亲,和阿宴有过,不过其实也是顾忌着她的身子呢,每每也不太敢太过放肆,总怕一不小心,就把她弄坏了。

  如今,这锋利的带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