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3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chuáng上是只有一个锦被的,此时阿宴半靠着被子坐在那里,见他上chuáng,便将被子让出一半来。

  容王望着阿宴,眸中深沉难辨:“你,你感觉好些了吗?”

  阿宴点头:“好多了,其实就是刚才晃了那么几下,一时觉得恶心难受,过去那一阵,又吃了这越鞠丸,一点不适都没有了。”

  容王点了下头,这才进了锦被。

  这锦被挺大一个的,本来就是两个人盖的,这两个人一到了chuáng上,容王都是搂着阿宴,就从来没放开过,是以两个人从没觉得这锦被不够用。

  现在呢,两个人都是平躺着,又不约而同地隔了那么一寸的距离,是以这棉被顿时局促起来了。

  容王抬眸,看向阿宴那边,却见阿宴的半个白生生的膀子露在那里呢。

  他猛然起身,将锦被扯了下,为阿宴盖好了。

  为阿宴盖好后,他这边就凭空少了一点,于是他的胳膊就露在外面了。

  阿宴见此情景,挪蹭了下身子,于是软糯糯的身子就这么贴在了容王的臂膀上,这下子,锦被是够两个人用了。

  容王身子僵了下,哑声道:“睡吧。”

  阿宴“嗯”了下,眨眨眼睛,望着黑暗。

  过了也不知道多久,她还是睡不着。

  脑子里一直回dàng着之前容王所说的话,那种掺杂着绝望和无奈,那种浓浓的宠溺,恨不得将天底下的所有都捧到你面前的话,那是容王对自己讲的吗?

  她小心地侧眸,看了下一旁的容王。

  此时帐子虽然放下来了,不过暖阁里的壁灯是亮着的,接着那点昏暗的灯光,她隐约可以看到那刚硬的侧脸剪影。

  看上去,他是合眼睡着的。

  她望了他半响,终于忍不住,撑起身子来,探究地打量着熟睡中的容王。

  要说起来,他平时横得二五八百,说一不二的,也没几个人敢细细打量他的。如今她这么一细看,却觉得,这容王实在是俊美,那俊美里其实尚且带着少年特有的蓬勃和稚气。

  这就好像,chun天里那万物萌发的感觉,带着生机勃勃,你把手放在那里,仿佛能感觉到万物生长的萌动感。

  阿宴歪着头,又越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