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2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阿宴震惊地听着容王的呢喃,那充满了悔恨疼惜柔情的呢喃。

  她被他箍得特别紧,就那么紧地箍在胸膛上,半分动弹不得,只能被动地听着他甚至带了祈求意味的话语。

  良久后,她终于有些受不住了,觉得胸闷气短,细弱地道:“殿下,你放开我吧……”

  声音犹如一只被人掐住脖子的小猫。

  紧抱着阿宴的容王,顿时整个人僵在那里,他紧皱着眉头,怔怔地道:“阿宴,你要离开我了吗?”

  阿宴诧异地摇头,她被他箍得胸口难受,忍不住咳嗽着:“没,永湛,你弄疼我了。”

  容王一听,连忙放开了阿宴。

  阿宴总算能吸气了,当下长长地出了一口气,揉了揉自己已经被箍红的胳膊。

  容王坐在那里,也不敢碰阿宴了,就从旁那么怔怔地凝视着她。

  就在这时,外间有丫鬟过来禀报,说是公孙大夫开的越鞠丸到了。

  容王听了,当下吩咐她们进来。

  进来的却是惜晴,手里捧着一个瓷瓶,里面就是越鞠丸,后面跟着两个丫鬟,一个掌着灯,一个捧着托盘,托盘里是温水。

  惜晴偷偷地看了下chuáng上。

  只见阿宴坐在那里,身上穿着洒花的银白色中衣,一大把乌亮的黑发垂在胸前,眼圈儿是红的,脸上看着还有泪痕,嘴儿抿着,跟个兔子一样。

  容王坐在外侧,半边身子侧着,那样子看起来是在哄着阿宴,只是虽则是哄着,那脸色也冷得很就是了。

  看样子倒是两口子在怄气。

  当下惜晴暗暗叹了口气,上前就要伺候阿宴吃药。

  那边容王见惜晴走近了,也并没有挪开的样子。

  因为阿宴在里侧,容王是在外侧的,那么大的一个人挡在那里,倒是把惜晴弄得不知道是进还是退了。

  她不能直接对容王说你让开,我要给王妃喂药,也不能说就一直gān等在那里。

  阿宴见此,挪动着身子,就要出去,谁知道容王却伸出有力的臂膀,揽住她道:“我来喂你吧。”

  这话一出,一旁的两个丫鬟都低下了头。

  她们虽则都是没出嫁的姑娘家,不过到底是年纪大了,也懂事的,一进屋,就知道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