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1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他在皇后的纠缠下,纳了四姑娘为侧妃,那个容貌上其实有一点点像阿宴的姑娘。

  他自始至终没有碰过那个四姑娘,因为觉得有点像,所以不愿意去碰,仿佛碰了,总是会毁灭心中那点白月光。也因为觉得有点像,所以一直待她倒是好的,该给的赏赐,从来没少过,任何事上从不曾委屈她。

  当然他更有一个私心,这到底是她的妹子,对她的妹子好,其实也是对那个敬国公府好,是想着她好歹有一份依仗。

  可是谁知道,被他放在后院里娇养着的四姑娘,却仿佛一步登天般,竟然开始拿着这个去将阿宴踩到了脚底,几乎是穷凶极恶地欺压着。

  更不曾想到的是,那个不曾被他宠幸过的四姑娘,就那样窥破了他的心事。

  四姑娘也许恨过他吧,可是再恨,她也不敢如何对九五之尊的他,于是便把矛头指向了阿宴。

  阿宴一辈子没有生出过孩子,别人不知道为什么,他也不曾想过。

  毕竟,到了后来,其实他也渐渐地学会不去关注那个女人了,再怎么曾经痴狂地暗暗迷(xinbanzhu)恋过,那也是水中月镜中花,是别人养在后宅的妇人,是他臣子之妻。

  他并不是一个昏君,gān不出qiáng抢臣妇的事儿。

  后来他碾转知道她一直不曾有出,也只是暗暗叹息了下。

  那个时候,一切仿佛已经淡了,他已经学会在和臣子把酒言欢的时候,探究地听着他们说起家事,听着他的宠臣说起自己的后宅。

  他高高在上,俯瞰着这熙熙攘攘的纷争,不动声色。

  他有时候会回到他在王府的听风阁,站在那高高的地方,品着一盏香茗,望着碧波湖边那两株盛开的桃花,想着曾经那个摇落了一树桃花的刁蛮姑娘。

  除此之外,他其实已经开始学会刻意不去关心,不去想。

  可是一直到有那么一天,在他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年少轻狂的时候,忘记曾经那么深刻地偷偷喜欢过一个姑娘的时候,传来了消息,说是沈夫人去世了。

  她是病死的,在一个凄冷的冬夜里,死前的情境,惨不忍睹。是他亲手抱着她冰冷的身子,放入棺木之中。

  那也是上一世的他,唯一一次那么抱着她。

  很多关于一个少年花前月下那不可让人知的心思,那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