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0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当下大夫去外间开了方子,自然有丫鬟跟随前去配药了,这大夫又留下了一盒越鞠丸,说是消食健胃的,让王妃没事可以吃一粒。

  如此折腾一番,阿宴倒是觉得胃里好了许多,不再那么难受了。

  可是抬头看向容王,却见他铁青着脸,坐在chuáng边,一言不发。

  阿宴见他脸色不好,当下试探着开口:“殿下?我们重新歇息吧?”

  容王僵硬地抬眸,望向阿宴,脸色真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。

  阿宴见了,一怔,想着他这到底是怎么了?

  她鼓起勇气,牵起他的手,温声道:“殿下,今晚,今晚原本是我的不是,不曾想搅扰了殿下歇息。”

  朦胧的夜灯中,容王棱角分明的脸庞铁青,深沉的眸中挣扎着深沉的无奈和痛苦,他的拳头攥紧了又放开,放开后又攥紧。

  半响后,他深吸了口气,凝视着阿宴,终于沙哑地道:“你好好歇息,不要想太多。我明日再过来看你。”

  明日再过来看你?这是什么意思?

  阿宴正想着的时候,却见容王陡然起身,连外衣都不曾穿,就这么披着那中衣,大步地往暖阁外走去。

  见此情景,阿宴顿时明白,这竟然是要和她分房而睡?

  一下子,她两脚冰凉,头晕目眩,整个人仿佛直直地在望下坠,一直坠,仿佛坠到了万丈深渊。

  此时容王已经走到了门口,他推开门,声音暗哑:“我先去抱厦那边睡吧。”

  说着,他迈步,就要离开。

  阿宴手脚冰冷地望着这一切,仿佛一下子回忆起了前世。

  她和那沈从嘉,仿佛一切都是从分房而睡开始的。

  心中有一个声音在拼命地嘶吼,她不能这样。

  于是在容王的脚即将迈出去的时候,她猛地迈开脚步,跑向了容王。

  她跑过去,紧紧地后面抱住容王的后腰,硬是抱住他,不让他走。

  此时门已经开了,外面刺骨的冷风就这么chui过来,chui到容王那赤着的胸膛上,胸膛上的汗珠也迅速消失殆尽了。

  身后,骤然的娇软和温暖就这么贴上来,用她那倔qiáng而柔软的力道,搂着他遒劲的腰杆。

  容王垂眸,看向自己腰间那柔软的小手,暗哑地道:“阿宴,放开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