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5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他的手握了握,唇边泛起一个掺杂了苦涩和甜蜜的笑容。

  他就那么伫立在白雪之中,负手而立,静静地看着她。

  岁月流淌,一年复一年,梅花开了还会谢了,谢了还会再开。

  他只希望,今生今世,这个女人能陪他看这白雪红梅。

  一直到老。

  ☆、74|68城

  那一天,阿宴在白雪中疯狂的跳舞,一旁的侍女们都不敢抬头看过去,她们可能觉得王妃有点不太对劲。不过容王并没说什么,容王就一直静静地站在那里,眸中复杂难辨,就这么看着她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阿宴终于累了,她停止了舞蹈,跑到了容王身边,仰起脸,就这么凝视着她。

  四目相对间,阿宴清澈的眸子里渐渐氤氲出温暖的笑意。

  容王的眼睛,太深沉,太难懂,她看不明白。

  不过她依然高兴。

  她忍不住上前,伸出臂膀,就这么大胆地揽着他的颈子。

  踮起脚尖,她努力地去靠近他,纤细冰凉的手指抚摸着他的脸颊,口中喃喃地道:“永湛,现在你是我的……是不是?”

  容王默(zhaishuyuancc)了半响,猛然伸出手来,回搂着她,沉声道:“是。”

  阿宴一下子埋到了容王胸膛里。

  容王低头望着趴在自己胸膛上的阿宴,眸中泛起难以言喻的异样和挣扎。

  有些话,他也很想说。

  可是一旦开口,后面的很多很多事,他没办法去解释。

  他也不想,让阿宴因为一些其实已经不存在的事情而恨他。

  如果可以,就这么一辈子吧。

  ************

  翊坤宫里,御医满脸为难地望着孝贤皇后。

  他摇了摇头:“皇后娘娘,怕是依然不行。”

  孝贤皇后痛苦地闭上了眼睛:“不是说虽则几率并不大,可是只要满满尝试,总是会有的吗?”

  御医拧眉,摇了摇头:“可是如今依臣看,这几率倒是越来越低了。”

  孝贤皇后颓然地摇了摇头,示意御医退下。

  叹了口气,她起身望着外面的白雪琉璃世界,心则像这腊月的雪一般,没有一点温度。

  如果她一直无法生出子嗣,那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