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4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她当时已经没有什么其他想法了,只是怎么也觉得莫名,不明白这个四妹妹为什么要这样踩她。

  是的,你嫁得好,你注定风光一世,我只嫁了一个普通官宦人家,且如今处处不顺,可是你有必要一次又一次地这么提醒我吗?

  这个疑问,其实一直在阿宴心里,最后她没办法,只能归结为,一定是自己小时候得罪了四姑娘,才使得她那样恨自己。

  想起往事,阿宴偎依在容王肩膀上,轻轻地笑了下。其实有时候也不是非要想去这些,怎奈如今所处的依然是那个昔日容王府。她抬手,摸了摸容王那好看的耳朵。想着人怎么可以生成这样,连耳朵都是如此的好看。

  此时这梅香阁里早有下人清理打扫了,又有侍女搬来了两个暖帐和屏风,暖帐里旁放了熏笼并矮几,矮几上摆放着瓜果等物。

  荣王放开了阿宴的手,走过去,走到那缀满娇艳欲滴梅花的树前,轻轻折下一朵猩红,拿在手里。

  阿宴陡然一顿,往世的记忆一下子回笼,她怎么隐约记得,就在那梅香阁里,她曾因落寞地站在某一处,却巧遇了容王。

  那时候,年轻俊美的容王,就是这么携着一朵猩红,穿着一身名贵的黑色斗篷,站在那一片白雪腊梅之中。

  只不过那时候的他是清冷的,比这白雪还要冷上几分,黑眸中寂寥的一点温度都没有,仿佛秋风里最苍茫的风景。

  犹记得当时,她忙跪在那白雪中,容王蹙眉望着她,用那凉淡的声音道:“是你?”

  前世记忆恍惚在眼前浮现,阿宴茫茫然站在那里,瞪大眼睛望着眼前这个真真切切的容王,却见眼前的容王回首,凝视着阿宴,眼中隐约带着笑意:“阿宴?”

  是你?阿宴?是你?阿宴?

  两个语调相似的声音在脑中不断地回旋jiāo替。

  寂寥荒芜的眸子,带着温和笑意的眸子,两个画面在眼前不断地切换。

  在这皑皑白雪中,在这娇艳欲滴的腊梅树前,她心思恍惚,前世和今生就这么隐约重叠了。

  容王见阿宴神(shubaoinfo)情不对,顿时一惊,忙快步过来,黑色的皮靴踏得白雪四处飞溅,洒脱的黑袍在腊梅树间带出飘逸的弧度。

  容王走到近前,紧紧握住阿宴的肩膀,黑眸中是满满的担忧:“阿宴,

章节目录